69书啦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945章 九转十八弯

第945章 九转十八弯

 热门推荐:
    第945章九转十八弯

    “吼——!圣元,是圣元道君也叫陆寒,那家伙不错呢,他给过我好吃的。”

    ‘啪嗒啪嗒!’

    墨玉麒麟猛的探出脑袋,双目神光一闪,又开始死死盯着陆寒,前爪拍打地面,把两人吓了一跳,神色巨变。

    “圣元道君吗?若是早个几百年,你这般出来唬人,或许会有傻子相信的。”

    “他死了,早已归于混沌,从虚无来,又回到了虚无,好多道君一起消失的,呵呵呵……可惜可惜!”

    这两人才逐渐回落的杀意和怒气,猛然间提到极限,无比愤怒的盯着陆寒,法力向手中之宝滚滚灌入,几乎难忍阴谋诡计。

    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是陆寒挥手甩出个蒲团,自顾自坐在其上,单手摩挲下巴,眉宇微皱,陷入种种思索。

    他拿着的手环,却开始闪烁淡淡光霞,上面坑洼之处,诡异的逐渐复原了。

    而且还有两道神纹,绕着手环接连亮起,闪烁着惊人的波动,一股神器才有的浑雄气息,笼罩整个地厅。

    被陆寒成为孔瑟的女子,内心仿佛被人突然攥住,猛地抽搐了几次,半晌都未曾呼吸。

    栾玥盯着那个手环,此刻它变得好看了,正有一抹怪异能量,里面汹涌流动,杂乱的光点逐渐彼此分离,一猜彩晕生出,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般完美。

    “当年我横跨无数仙域,路过此地且遇到晶敏的时候,是在最近的一颗青色星辰上,你们作为伴童,一个玄仙初期,一个真仙后期,那个小畜生才被捉来不久,若非那颗‘道丹’,它此时仍旧是个坐骑,似乎被叫做‘黑灵’。”

    “吼——!”

    啪嗒啪嗒!

    有两个大爪,忽然挠的更欢了,墨玉麒麟满脸不愿意,但昂首撒蹄无比兴奋。

    “晶敏应该有所察觉,才将你们早早支开了,或许好多宿敌都以为你们早就去了其他仙域,甚至逃到凶险的大荒,对这小地方疏了防范。但力量太过分散,更应该只主因之一,否则怎会让二位屡次逃脱,毕竟金仙不是金豆子,可以一把一把的撒。”

    此刻的栾玥和孔瑟,气息稍微平缓,紧张情绪收敛不少,但紧绷的神经,和久经凶险无数,警惕性并未放松多少。

    “我无法反驳,但说您是圣元道君,实在无法理解,那些太乙大罗都已经清楚当年的大事,毕竟轰动太大,其他道君怎会漠视,早已弄清一些,只是无人开口而已。”

    孔瑟话音刚落,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气息有些紊乱,逐渐起伏不定。

    “我昊冥仙域的人,居然也跑来对你们下手了,你应该是中了红光小儿的‘冰萃魔线’,普通神术无法将其炼化,神海经常攻击吧。”

    这句话不说尚可,一旦被戳破真相,孔瑟的身躯顿时发软,忍不住向后踉跄了几步,开始捂着头轻微痛哼。

    “您若真是圣元道君,更应该有解决之法吧?”

    栾玥蹙起眉头,感觉自己越来越被动,对方似乎如神祗般,一言一语皆中要害,几乎捉住了主动权。

    现在的情形,似乎要么已经更加安稳,要么便是极其凶险,这进来的年轻人,是如何跟踪自己,连外面的禁制都彻底失效的?

    只需一名太乙进来,斩杀他们便如切菜剁肉,真正好用的保命大手段,几乎尽数用完了。

    “红光小儿,我曾饶过他一命,因为区区散修能踏入金仙门槛,古往今来实属不易,看来居然错了。”

    对于两人仍然警惕谨慎,陆寒并未动怒,他接连弹动响指,五个之间各冒出一团晶光,然后聚合化为指甲大小的晶球,徐徐飞到孔瑟近前。

    “置于百会穴,即可自动替你解忧。”

    两人交流了眼神,将信将疑的目光中,陷入了犹豫不决,但孔瑟心底的那一丝渴望,让她脸色出现些许红晕。

    那只叫黑灵的墨玉麒麟,已经围着地厅转圈,歪着脑袋不断看向陆寒,四蹄轻松踏步,没了方才的凶威和防范。

    最终,那个晶球还是被一把抓过,被孔瑟咬牙切齿的放在头顶,此处性命攸关,若被暗算则防不胜防,但对方那么轻松,显然绝非金仙,若结局已定,挣扎也是徒劳。

    就见晶球忽然转动起来,接着就在头顶形成一个银灿灿的旋涡,恐怖吸力不断向中间压缩,快速凝聚成一根晶丝,缓缓渗进孔瑟头部。

    然而汗水津津的却是栾玥,他的法体紧绷到极点,积攒了最强爆发力,暗暗涌动凶悍意念,以防出现意外。

    孔瑟的神情,反而逐渐舒展开来,冰凉之意渗入,她明显感觉一股念力般的东西,精准的对着那根冰萃魔线延伸。

    当双方接触时,后者立即僵硬,并且笔直的一动不动,如遇天敌克星,接着就被轻描淡写的拉出体外,可清晰看见随着晶丝,进了晶球内部,转眼化为乌有,似乎遭到分解吞噬。

    她煎熬了二百多年,几乎想尽奇方妙法,只能压制延缓遭受的折磨,今天终于得到解脱。

    “前辈请见谅我们的无礼,总之现在的您,无论经历了什么,也不再是圣元道君本人,我们对您的态度,很难向当年对待他那般,无限的尊崇和倾慕。”

    “以陆前辈相称,可否?!”

    “可!”

    现场气氛,终于松开了不少,但对于道君那样的绝世强者,无论有何离奇经历,都不是他们该问的,此乃修仙大忌。

    唯有将可以透露的消息,以及重大事件的始末,除却不涉及核心机密的部分,尽量和盘托出。

    如今的苍月圣地,有两名太乙金仙坐镇,几乎人所共知,但整个仙域中的大部分修士,仍然以为是晶敏仙王在继续掌控,那等级别酷似神龙,数万年见不到踪迹并不稀罕。

    但坐在主位,享受仙王荣耀的,早已是太乙之一的姬鸿,此人酷爱撒播恩德,制造无数善果,被冠以善仙之名。

    然而太乙境界十万年一次的大天劫,又如冥狱般,距离他越来越近,一次比一次凶横,四五次的惨烈经历,让他已经黔驴技穷。

    除非除非拥有仙王掌控的东西,才能在劫数中多一些胜算,躲过这次天祸,就有机会窥探半个圣人的高位,但晶敏仙王也在证道大罗,两人的劫数很难揣测先后。

    越大的阴谋,越是难以被察觉,一直在默默酝酿和筹谋,崛起的无形无声。

    但当另一个人也恰巧早有魑魅之心,无形中遇到一起,那就是灾难的开始,广元道君的嫡系传承者——亓睿真人,已经陷入劫运之中。

    陆寒听了几个时辰的讲述,连他都啧啧称奇了,偶尔问了几个疑点,一切疑惑就豁然开朗。

    弥阳仙域的这次巨变,恰好发生在无数道君在上古仙墓大战时,等同一声巨大惊雷中,遮盖了同样恶劣的小型闪光,后者借用之妙,几乎堪称完美。

    仙墓大战,广元道君神魂俱灭,最早发现实情的亓睿率先而动,勾结姬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将自己掌控的吉星斋上下,全部诛灭未留一人。

    代价是吉星斋积累的所有资源,都被他倾囊相送,悄悄换来一次古神器的使用权,借此在证道过程中度过最危险的杀劫,稳步踏入大罗之境。

    接着就是姬鸿在大天劫降临前,卖了整个苍月圣地,并以倾囊助力亓睿成圣,弥阳仙域再生道君为代价,换取了他一次出手机会,将晶敏仙王突然加害。

    诡异的是,当晶敏仙王陨落,本该降临的大天劫,自此再无征兆,姬鸿从此忧心忡忡,至今未出现任何警兆异象,仿佛他已被赦免。

    亓睿踏进大罗金仙后,从此不知所踪,他得益于广元道君的传承,仍然重走老路,比其他人优势明显。

    “苍月圣地的古神器被动用,老仙王岂会不知,我们从那以后,就被莫名奇妙的悄然送到了赤恒仙域。到了个不知名的怪异空间,被命令等待一株二十七万年份的‘朱罗圣果’瓜熟蒂落,如今圣果还在,却不见旧人。”

    孔瑟越补充,脑袋就垂的越低,作为晶敏仙王的随身童子,她只能压抑悲呛。

    “大罗证道成圣时,那那时才是真正的心魔杀劫,不知亓睿小崽子又该如何应对?但他已经不需要了,根本等不到那天了,陆某现在是任何人的杀劫,至于姬鸿小儿……嘿嘿!”

    “若不能为老仙王高个公道,我们冲击太乙时,也会被天魔神袭扰,危险凭空增加不少的,遇到前辈就是天道唯公!”

    “晚辈只冒昧的问一句,道君成圣,本已不死不灭,不沾因果轮回,与天常在,遇道长存,为何诸多道君齐齐陨落?”

    栾玥鞠躬到底,他的问话让孔瑟身躯一颤,眼神立即惶恐起来,涉及大道根本的问题,岂是随便请教的,稍有不慎会触怒逆鳞。

    然而她同样渴望知道,就连那些知情的太乙大罗,更加迫切一窥究竟,想必仍旧存在的诸多道君,更如热锅上的蚂蚁。

    毕生追求的神圣,忽然间崩塌了,就支离破碎,他们会有行尸走肉的感觉,严重的从此停止向道,甚至道消魔长。

    “说的大道很强一样,只要不是尽头,仍然如蝼蚁般,譬如圣人之下皆是蝼蚁。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都是蝼蚁,哈哈哈哈……!”

    “啊——?!”

    “这……?!”

    “你们以金仙之躯,岂能在这等苦地蹉跎,况且你们在此地已经太久,安全有恙,我们换个地方,来吧!”

    未等二人同意,陆寒就挥了挥袖袍,地厅内光濛濛的非常刺目,连同墨玉麒麟,眨眼尽数消失了。

    片刻后,这里多了个雕塑,一身大红法袍,头带赤黄宝冠,脚踏红云战靴,拎着降魔宝杖,一副大义凛然之举,只是其额头刻了两个字——红光。

    仅仅两年后,和塑像极其相似的一个身影,就打破峡谷悍然而入,但当他见到自己的泥土之像,蓦然暴退数步,继而大惊失色,然后破空飞起,头也不回的向东狂遁而走。

    “前辈,此为何地?”

    不知是多久后,两人一兽再次出现,孔瑟有片刻的茫然,栾玥有谨慎起来。

    “望月堡,云霄楼,六十六层的密室内。”

    “什么?”

    孔瑟大惊,望月堡是苍月圣地的四堡之一,比他们藏身的小镇,距离危险源头更近。

    整个圣地的一草一木,他们都无比熟悉,云霄楼很豪华,城内十几个大店之一,位于城中靠东的繁华地段,高阶仙家常来落脚。

    此密室之大,足有三百丈方圆,是个虚弥空间,有一层星光月华遍布的结界,以及一个氤氲丛生,却蕴含恐怖杀机的大幕,绝非密室自带,显然是密室使用者自己布设得。

    当前的城主,是个中期境界的金仙,玄仙也有不少,他们莫名间就被放在了火炭上,但陆寒之能,他们敢私下怀疑,不敢轻易得罪。

    “我之所在,万邪不侵!栾玥需要彻底恢复往日修为,孔瑟则继续修补损耗的本元,这几百年就安然修炼吧,将苍月圣地的资料提供一些,所需之物我会想办法。”

    陆寒站起来,在面前轻轻一拂,十几个五彩小瓶就出现在面前,并有两块符石。

    “陆某留下一本神卷和一本指点记述,你们自行选择修习,看完自毁。恰逢地门秘境开启,那里的东西又好又便宜,还是清除小丑的好机会,不可错过!”

    栾玥是金仙中期小圆满,若非遭逢巨变,他或许该冲击后期境界了,孔瑟才踏入中期,似乎连境界都未稳固下来,就被屡屡追杀,法力近乎枯竭,本元损耗不小。

    那只脚黑灵的小宠,不知晶敏仙王从哪里捉来的,如此岁月过去,还未踏足神兽级别,和麒麟一族生长速度毫不沾边,具体原因不明。

    “多谢援手赐丹之恩!全凭前辈做主!”

    没有那种罕见的仙流真水反复灌体,才跨进玄仙中期的他,又想快速登临金仙,即便本源道镜辅助,数百年内也无法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