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苏厨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计划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计划

 热门推荐: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计划

    其实对于苏油来说,他并没有什么夫子所说的吃饭不香,听音乐不快乐之类的负面情绪。

    来到这个世界近四十年,见过的生死太多太多了。

    九十三这个岁数,在大宋,在全世界,甚至在后世都堪称凤毛麟角。

    苏家人本来心性就比较豁达,苏油现在的思想已经非常成熟,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早就学会了平静的接受。

    他现在的心情,更类似一种浓烈的思念。

    现在就一心想赶到八公身边,陪他住上一段时间,就跟往常一样。

    只要到了八公的身边,就会被他乐观积极的性格所感染,人的身心都会变得放松愉快。

    这不是一种悲伤的思念,相反,这是一种轻松的思念,一种让人能抛掉一切烦恼,一切负担的思念。

    苏油现在有些软弱。

    他以为自己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随着自己的权势越来越重,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对自己,对大宋的未来越来越有信心和把握。

    可扁罐的突然出走,让他发现,自己其实连身边最亲近的孩子都控制不了。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想法,想要控制别人的想法,这本身就是极度危险的想法。

    你能够影响,但是你绝对无法控制。

    儿子在海外流浪,自己还在大宋敏感地区掌握权力,即使赵顼对自己完全信任,也架不住有人会以此攻击自己。

    裸官其实不一定就不能是好官,但是因为犯罪成本大幅度降低,作为政治生物,这就成了一种原罪。

    这样的心理人人都有,古今皆然。

    最好的方法,就是彻底交出权力,远离政治生活,洗清嫌疑。

    而且苏油也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不管是盟友,还是政敌。

    平灭夏国,青唐,带来的不光是大宋在心态上的变化,苏油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换句话说,就是有些“飘”了。

    苏油决定到老翁井陪八公住上一段时间,澄清一下心态,重新找回自己。

    知夫莫若妻,当苏油在汉中见到等候在此,独自带着毕观和漏勺的石薇,就露出了微笑:“孩子大了不由爹娘,扁罐没有确实消息传回来之前,这是最好的办法。没有大张旗鼓,很好。”

    石薇说道:“扁罐我是放心的,就是感觉对不住小妹和曹王,再说我也想八公了。”

    苏油将漏勺抱过来放在自己鞍前:“走吧,回眉山,十多年没回,可那里才是我们的根。”

    夫妻俩就这样刻意隐藏起自己对儿子的担忧,一起平淡地走上栈道。

    ……

    五月,癸亥,巢谷、李宪进驻约昌。

    于阗拒阿里骨,与李宪约兵围阿里骨、黄头回鹘于大西泊,破之。

    笃桥阿公战死。阿里骨、及其妻尊勇丹,弟南纳支,子结篯咓龊被擒。

    至于乔氏,却因为阿里骨要完全控制军权,在行军途中就将她杀掉,对外宣称病故了。

    周边各小国纷纷遣使来求附,希望倚仗大宋,以对抗咄咄逼人的黑汗国。

    至此大宋再次拓土两千里,全收青唐,接壤于阗,完全控制了昆仑山——大漠——祁连山通道,让丝路得到了彻底的保障。

    不过河西进取到此告一段落,韩维对现在的军事态势已经非常满意,决意在他任内不再进取,重点转向继续关注民生。

    壬子,虑囚,降死罪一等,杖以下释之。

    又诏:“自今春秋释奠,以邹国公孟轲配食文宣王,设位于兗国公之次。”

    并追封荀况为兰陵伯,扬雄为成都伯,韩愈为昌黎伯,以世次从祀于二十一贤之间。

    诸路帅臣、监司等举大使臣为将领,西军诸将,尤其是新军将领,以平夏、平青唐、平黄头回鹘之功,纷纷得到晋升,逐渐成为大宋军事核心。

    ……

    一艘纵帆船,孤零零地在大海上,鼓满了风帆向东航行。

    左旋螺号。

    航速高达十六节,飞剪式空心舰艏劈开海面,好像御风飞行一般。

    现在的航海,就好像后世的航空,是科技集大成的巅峰工业技术。

    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可不仅仅是一艘船那么简单。

    左旋螺号有四根钢桅和两根倾斜的前桅,依靠四面巨大的纵帆和两面三角帆,以获取最大的迎风面。

    为了让自己领导的火车头兴趣学会获得胜利,苏油厚颜无耻地给赵宗佑提供了“三涨机”的设计思路,增加设计难度,耽误了二十一节度更多的时间。

    三涨式锅炉技术,是后世船舶动力使用最广泛的技术。

    普通蒸汽机,高压蒸汽在通过气缸推动活塞之后,其实还有很大的富余能量。

    对于火车头来说,因为大小的限制,一般就将这部分蒸汽白白排放出去。

    可是船不一样,完全可以在高压气缸之后,再连接一个中压气缸和一个低压气缸,让蒸汽在三个气缸里连续膨胀做功,通过联动共同为轴承提供驱动力,大大增加蒸汽的使用效率。

    航海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所以赵宗佑不但采用了苏油的方案,设计出了三涨四缸蒸汽机,而且在左旋螺号上,并列设置了两台!

    不但可以共同为螺旋桨轴承提供动力,还可以单独运行。

    这样在一台机器发生故障的时候,另外一台还可以继续工作。

    船用锅炉可比机车头大太多了,单台巨大的锅炉,经过这样的改造之后,能够提供三百马力,两台共计六百马力,驱动双螺旋浆,航速最高可达二十节。

    经过三缸之后锅炉蒸汽,还能驱动一个轮机,作为中层仓房里那台车床的动力。

    但是这个设计相当的鸡肋,因为蒸汽机带来的抖动,让车床的操作精度大失,除非在平静的海面上停船,然后只用较少的蒸汽仅仅用于推动轮机,而不带动螺旋桨轴承,否则那台车床,就只能制作一些粗糙的机件。

    极限功率让左旋螺号高速行驶的输出,对机件的破坏性影响是巨大的,平时也不能经常使用。

    扁罐也没打算经常使用,那玩意儿主要是用来应急的,日常航行,基本还是依靠风帆。

    大船在离开日本之后,赵孝奕便将所有船员召集到甲板上,以司天监、军器监、皇家理工学院、宁海军四方面的名义,宣布左旋螺号此次航行的终极任务——长途秘密试航,力争完成环球航行!

    这次航行,将是一次不依赖靠泊的独立远洋航海,大家要尽量坚持,将左旋螺号行驶到尽量远的地方!

    扁罐和椅子拿出了计算方案,认为如果一直向东航行,一切正常的话,半年之后,他们将完成从日本宋城到天方国的“逆航程”,抵达大宋百姓心中,传统意义上的“西方”。

    如果这条航线能够探索成功,再加上现有已知的航线,就能够用实际行动,证明左旋螺甲板下,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球体!

    此语一出,船上理工背景得技术员们如林卫他们,立刻欢呼了起来!

    剩下的如龙海生等水手则一脸懵逼。

    天方国他们是知道的,大食胡商满身喷香,十个手指头喜欢戴满暴发户的宝石金戒指。

    听说他们来自很远的西面,天方木兰舟,当年在大宋纵帆船横空出世之前,也算是海上巨无霸。

    怎么一直向东航行,却能够抵达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