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千四百五十一 曹冲之开始思考自己的退路

一千四百五十一 曹冲之开始思考自己的退路

 热门推荐:
    曹冲之居住在城外的军营里,一边记录自己所看到的,一边关注着泰西封城的局势。

    只是他始终不曾再次踏入泰西封城。

    一直到泰西封城内浓烟四起,火光冲天,把天空都染成了火焰的颜色,他才离开军营,站在军营外的山丘上,居高临下,远眺泰西封城。

    火光映照之下,天空有种别样的美感,望之就让人诗兴大发,想要吟诵几首。

    罗马军营里的“文人墨客”们和曹冲之站在一起,欣赏着这份美感,用华丽的辞藻歌颂着卡拉卡拉皇帝的丰功伟绩。

    顺带嘲讽此时此刻安息帝国的无能。

    罗马的贵族教育包含有雄辩这一环节,政治家也讲究能言善辩,讲究逻辑通顺和华丽的词藻,但凡能在皇帝身边的,无一不是此道好手。

    只是不知道他们华丽的辞藻里是否包含了同一时刻城中居民们无力的嚎哭。

    看着他们满面潮红像是一口气喝干一桶葡萄酒的模样,曹冲之低下头想了想,觉得大概率是没有的。

    普天之下,哪个胜利者需要在意失败者的尊严和痛苦呢?

    失败者的尊严和痛苦,所有的一切,这都是胜利者享受胜利的余韵罢了。

    这个世界还远远没有文明到胜利者需要怜悯失败者的时候。

    所以曹冲之知道,这把大火之后,世人将遗忘一切,而那个悲惨的泰西封将只会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录之中。

    于是曹冲之忽然觉得自己的肩上担负了一种使命。

    假如,假如连自己的记录中都没有记录下那些人的惨状,那么那些人的血泪将永远不为后人所知。

    后人会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好了,战争只有攻城略地和雄才大略,只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居然没有士兵的产残肢断臂和普通民众的血泪!

    这战争未免也太温柔了吧?

    除此之外,曹冲之觉得自己记录下来的这些事情也没什么作用,于事无补。

    但是如果有朝一日这个世界变得文明、温柔、公平公正了,自己记录下来的这些民众的血泪,或许能让那个时候的人们多少叹息一声,控诉旧世界的野蛮与血腥。

    如此,这份记录就是有意义的。

    曹冲之如此认定。

    劫掠结束了,泰西封内有价值的、能被带走的都被劫掠一空,带不走的也被悉数毁掉。

    居民房屋,官方建筑,历史遗迹,全都被毁了。

    文明的印记被一扫而空,连泰西封的城墙都被罗马军队利用城内安息人自己没带走的战争器械给毁掉了? 拆毁的干干净净。

    接着就是一把大火点燃整个泰西封。

    看着泰西封在熊熊烈焰之中化为灰烬,卡拉卡拉皇帝张开双臂? 用华丽的辞藻和抑扬顿挫的语气热情的歌颂着自己的功绩。

    他把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汇聚而成的文化能力一口气倾泻而出,用他所能想到的最为华美和壮丽的词藻歌颂此时此刻的美妙!

    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样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伟大!

    敌国的废墟? 就是他的丰碑!

    而站在卡拉卡拉身边? 曹冲之觉得心里有股难以言表的情绪正在流淌着。

    卡拉卡拉感到无上的愉悦,感觉自己的欲望和虚荣心被极大地满足了。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曹冲之。

    他把自己的亲兵们为自己夺取的财宝的十分之一赏赐给了曹冲之——那是曹冲之无法想象的巨量财富。

    这不仅是曹冲之一路走来立功的赏赐,也有卡拉卡拉对于曹冲之为他杀死叛徒而立下的大功的感恩。

    曹冲之则感觉非常的刺激。

    他觉得这能装满五十辆大车的金银财宝要是放在自己那位管钱管的要死要活的嫡母眼前,绝对能让她尖叫一声? 然后晕过去不省人事。

    相对的,这些财宝要是放在自己那位被管钱管的要死要活的父亲眼前? 绝对能让他用手捂着胸口? 后退几步扶着墙壁? 喘着粗气,硬挺着不倒下去。

    反正曹冲之觉得自己如此悲愤、痛苦的情绪都能被这些晃眼的财宝影响到? 这说明这些财宝绝对能摧毁一个正常人的正常思维。

    面对这些财富? 曹冲之忽然感觉自己的修为还不到家。

    要是卡拉卡拉以此为酬劳让曹冲之为他歌功颂德,曹冲之觉得自己一定会欣然为之。

    粗俗,卑劣? 无耻!

    曹冲之啊曹冲之!你堕落了!你堕落了!这些财物是你应该得到的吗?

    这些肮脏的沾满了民众血泪的财物? 是你应该伸手接受的吗?

    如此作为? 你对得起你接受过的教育吗?

    你忘了你心中的悲愤和痛苦吗?

    你忘了你要代替泰西封人民控诉罗马人暴行的决心吗?

    曹冲之在心里大声的斥责自己。

    然后他笑着接受了这笔带有感恩性质的馈赠。

    没办法,卡拉卡拉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控诉归控诉,馈赠归馈赠,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用太学里经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

    不仅如此,卡拉卡拉还把劫掠来的三个年轻漂亮的安息女人赏赐给了曹冲之。

    “这三个都是贵族女子,年轻漂亮,没有婚配,你来到我身边很久了,我知道你身边没有女人照顾,这对于你来说是很不方便的事情。

    你的婚事当然需要过问你父亲的意思,但是找几个女人伺候你,就不用过问你父亲了,这些贵族出身的女子也配得上你的身份,对吧?”

    卡拉卡拉非常感激这个在危难之际救了他的命的魏国俊才。

    他是那么的热爱财富、需要财富来实现自己的野望,对于那三个貌若天仙的安息贵族女子也十分眼馋。

    尽管如此,他也愿意拿出十分之一的巨额财富和这三个美女来感谢曹冲之。

    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命,让自己有这样一个荣耀时刻。

    没有曹冲之的保护,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那个该死的叛徒的刺杀,并且进一步杀死马克里努斯,完全掌握禁卫军的实权。

    卡拉卡拉皇帝非常开心,他要重重的回报曹冲之。

    然后他告诉曹冲之,他要回到罗马城,一路耀武扬威的回去,在所有罗马公民的面前炫耀他的功绩,让所有罗马人都知道,他们的皇帝是那么的荣耀、善战。

    这样,他就能真正树立起自己的威望,并且以此为基础,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

    计划?

    曹冲之不知道卡拉卡拉还有计划。

    “是的,我的计划。”

    卡拉卡拉朝着曹冲之眨了眨眼睛:“我非常羡慕你的那位可以让全国民众直接向他纳税的皇帝,我决定学习他,用尽一切手段,成为他,我也要让全国所有人直接向我纳税!”

    卡拉卡拉笑着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曹冲之却不觉得他在开玩笑。

    他是真的打算这样做。

    可是,我尊贵的卡拉卡拉阁下啊。

    你知道我所效忠的那位皇帝陛下……不,现在是太上皇陛下了,你知道他到底是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之后才完成了这样的伟业?

    你知道他杀了多少人打了多少仗花了多少年才完成了这样的伟业?

    你想学他?

    你想成为他?

    来真的?

    卡拉卡拉的野望顿时让曹冲之感觉正在焚烧的泰西封城都不能如此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这家伙,居然想要成为第二个郭鹏!

    那么他的第一步要怎么做?

    和罗马城内的元老院开战,把元老院的权力全部夺取,然后再和全国的军头们开战吗?

    他真的可以做到?

    曹冲之忽然感觉待在这个家伙身边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他将要做的事情可能非常的令人惊讶。

    而他在这个过程之中到底是可以走向郭鹏的地位,还是很快被杀掉……曹冲之觉得后者反而更有可能。

    他要是止步于此当一个威权独裁者,或许还能维持自己的地位和尊荣,他要是想要夺取那些贵族和军头们的利益,简直就是要和整个罗马开战,而他的依仗就是一场胜利和一支禁卫军。

    曹冲之现在严重怀疑卡拉卡拉根本没有弄清楚他的权力来源和他的统治基础到底是什么,他甚至有点担心自己的未来和魏帝国在罗马帝国的商业利益了。

    好不容易打通的海上丝绸之路,可千万不能因为这家伙的乱来而搞断掉。

    魏帝国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和谐当皇帝的家伙,而不是一个疯子。

    泰西封的大火似乎就是卡拉卡拉的权力欲火,这疯狂的权力欲火将会摧毁任何一个敢于阻拦他的人,直到他自己也被焚烧殆尽。

    曹冲之开始思考自己的退路。

    而郭鹏和郭承志依然还走在西行的路上,一路向西,越过河西走廊,穿过玉门关,走向了苍茫的西域大地。

    西域大驰道从延德四年重返西域时期就开始筹划,并且铺设,花费十年时间,终于建设成功。

    从玉门关西出,一路笔直的指向了帝国西陲的镇西都护府,跨越千里之遥,将帝国两端联系在了一起。

    行走在这条大驰道上,就已经进入了北庭都护府得辖区范围之内。

    在这里依然能看到来来回回的大量商队,种种迹象都显示出这一地区繁荣的商业贸易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