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宫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两份礼物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两份礼物

 热门推荐: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神将,神君……”

    叶天默默的念叨着这两个境界,面庞上有着些许的凝重浮现而出。

    如今的他还没有转换灵气,按理说还没有成神。

    而一旦他成神了之后,那么他就可以突破到神将层次。

    可他如今都还没有感觉到法则的力量,难不成是他的亲和力不够?

    按理说按照天域界的历史来看,需要的亲和力最低的就是五行法则。

    而五行法则里面最不需要亲和力的估计也就是土之法则了。

    至于其他的法则,则都是和各种方面有关。

    譬如那火之法则,还有木之法则,则是分别对应着炼丹和炼器。

    而炼丹师和炼器师这两种职业,天域界的历史当中竟都没有提到过。

    仅仅在那五行法则当中轻描淡写的提到了一句……

    炼丹师和炼器师不管是在哪一个世界都是香饽饽。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不过想来在天域界也是如此。

    叶天猜测,天域界的历史上面之所以没有记录炼丹师和炼器师,恐怕其中也是有着一番缘由的。

    就像那转换灵气的方法一样,天域界的历史上同样也没有记载。

    这么看来的话,天域界的历史只能够算作是一部极度简单的历史。

    若是叶天想要知道的更多,就只能另寻他法了。

    反正他最关心的自然原本就不是天域界的历史的问题,而是转换灵气功法的问题。

    方才叶天已经将转化灵气的方法改进了一番,用自己能够理解的方式呈现而出。

    如此一来,叶天就可以顺利将灵气给转换了。

    而至于灵气转换的路线,对于叶天自然更不成问题。

    但是突破到意识层面的时候,叶天便是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

    当灵气转换到那里时,灵气当中隐隐间竟是传出失控的趋势来。

    “李牧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

    叶天眸光微沉,在心中暗暗道。

    随即,他便是再度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灵气的转换上。

    虽然并不清楚这等功法到底有着什么诡异之处,但是叶天有一种预感。

    如果真的按照这本功法修炼下去的话,他的意识将有极大概率被李牧那家伙控制住。

    而到那时,尚未完全摸清楚天域界的规则的他,必然要陷入极大的麻烦当中。

    天域界就是如此。

    谁也不知道身旁之人的笑脸之下,究竟有没有藏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冷刃。

    如今的叶天,越发地开始注意天域界的修士。

    两世为人的他,早已被人情世故磨练得谨慎无比。

    从李牧开始帮助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都在关注着李牧。

    若不是早就已经是有所防备,叶天必然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李牧的鬼点子。

    只不过这时,叶天并没有将心思继续放在那等无谓之事上。

    所有的恩怨,他自然会铭记在心间。

    但是眼下对他最重要的,还是转化自身的灵气进行修炼。

    吸收灵气一道,本就有着诸多的讲究。

    若非有了李牧所赠的吸收灵气的方法,而是放任他自己研究的话,最起码也要需要研究个好几天时间。

    一方世界,自有一方世界之法则。

    若是按照他之前那个世界的方法来吸收天地灵气,恐怕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约莫几个时辰后,灵气吸纳完毕。

    简单探查了一番经脉的情况,叶天便是调动着体内充盈起来的灵气,沿着经脉运转开来。

    随着灵气的不断流转,一丝丝黑色的气雾从叶天的毛孔当中逸散而出,最终悄无声息地融入了空气。

    正是潜藏在叶天体内深处的杂质。

    只不过让叶天有些意外的是,在原本的世界自己分明已经修炼到了最顶尖的层次,其肉身的强度,更是可以肉身成圣,虽然不能去媲美那些生来肉身就有着天赋异禀能力的妖族,但是放眼他历经的各个空间外界,他的肉身已经能算得上比较完美的躯体了。

    跟不要说他肉身还历经过炼化重生,更是精纯无比。

    肉身的杂质本应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而涤荡而去。

    可在进入天域界之后,叶天方才发现自己以往那方世界的层次还是有点不够高。

    随着杂质从肉体当中派出,一阵阵的酥麻感竟是从叶天的四肢百骸回荡开来。

    感受着体内这般变化,叶天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

    “天域界的灵气,竟有如此神奇!”

    那些杂质被洗涤出的同时,体内的灵气还将一些潜伏在身体最深处的暗伤给尽数清除了去。

    这其中的许多暗伤,饶是以叶天的层次,以往都不曾觉察到。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随着一道长长地吐息声落下,叶天那紧闭的眼睛也是在此时睁开了去。

    一股浩荡的灵气顿时自叶天的身体当中荡漾开来。

    在先前那等修行当中,他完成了灵气的第一个循环。

    而按照功法上所说,只要将灵气在体内运转十个循环,他的转化工作便算圆满完成。

    到那时,他的境界也自然而然地可以突破到神将的层次。

    站起身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后,叶天便是再度盘坐下来,重新运转起灵气来。

    待得叶天引导着灵气完成两个循环之后,一股极度的轻盈感便是从身体各处传来。

    随着他心念一动,他的身体竟是缓缓脱离了地面,悬浮在了距地半丈左右之处。

    “看来还不错嘛……”

    叶天在心中暗暗嘀咕了这么一句之后,便是散去了灵气,再度盘腿坐下。

    眼下正是转化灵气的关键时候,叶天可不想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

    但叶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那般举动到底引起了何等的关注。

    上域界,某处竹林当中。

    一位白衣男子微偏着头,饶有兴趣地将目光投向了虚空之中。

    “这个小家伙……有点不对劲啊?”

    白衣男子轻轻一笑,偏过头看向了对面那正和自己下棋的老者。

    对面那位老者顺着白衣男子的视线望了过去。

    下一刹,他的瞳孔便是微微一缩,“这小家伙,竟然在抵达神将之前就可以操纵身体脱离地面?”

    “啧,倒也算是天纵奇才……假以时日的话,说不得又是一方巨擘般的存在。”

    说罢,白衣男子推开面前的棋盘,朝着竹林之外走去。

    对面那位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后,袖袍轻挥,将棋盘收了起来。

    “你这家伙,每次一到败局就给自己找借口!”

    按照常理来说的话,在下域界这等禁制极其之中的地方,当中只有一个地方可以飞行。

    下域界的不落城。

    除此之外,就是那青龙使、朱雀使,或者是玄武使。

    但实际上……

    他们能够飞行,也不过是借助了飞行灵兽的能力,并不意味着他们本人可以在这方天地自由飞行。

    此时此刻,上域界那片竹林之外。

    “少龙,你这是撞上什么美事了?以往可很少见你这么开心啊!”

    一名身着蓝衣之人看得白衣男子面庞上的灿烂笑容,嘴角不由得升起一抹玩味笑容来。

    这少龙的性格他还是明白的,平日里几乎很少见到那家伙喜笑颜开的模样。

    而且到了他们这一个层次,已经很少有事物可以引起他们的兴趣。

    少龙表现出这副模样,其中必然是有着一番隐秘!

    白穿着白衣的少龙轻笑着摇了摇头道,“少恭,还别说,我方才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其实要说来的话,这名白衣男子本叫做林少阳,而蓝衣男子则是叫做邱少恭,两人可是生死之交,经历过无数的生死之后,才是来到了这一步。

    而他们的实力早就已经是超凡脱俗,而林少阳如今居然被一个小家伙是吸引过来了?

    邱少恭一脸的难以置信,顺着前者的手指朝着那方世界望了过去。

    一道尚未成神、依旧在转化灵气的身影映入了邱少恭的眼帘。

    “少龙,你什么时候这么低的追求了?”

    辨出叶天的等级之后,邱少恭一下子就没了兴趣。

    到了他们这一个境界了,即使是至尊神明,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不过是过眼云烟,至于神帝,也是不过方才进入到了修真的境界罢了。

    所以邱少恭很难理解林少阳的想法。

    “当初有三位至尊神明求着让你收徒,你都拒绝了,如今怎么了?”

    邱少恭撇了撇嘴,一脸不解地道。

    早些时候,三位天赋绝佳的至尊神明都来求着让前者收徒,但林少阳根本没有半点的犹豫,就将那三个倒霉蛋给拒绝了。

    可眼下,林少阳竟然对一个不曾抵达神将之阶的修士来了兴趣?

    “至尊神明在下域界的时候,能在空中飞行吗?”

    林少阳耸了耸肩,而后笑吟吟地道。

    听得这话,邱少恭的面庞之上终于是升起了一抹凝重来。

    现在的他,倒是有点明白林少阳为什么会对一个尚未抵达神将的修士感兴趣了。

    毕竟方才的他,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叶天的修为。

    在发现后者尚未抵达神将之阶后,邱少恭直接就没了看下去的欲望。

    他倒是有些好奇,眼前这个小家伙究竟是会走到哪一步。

    而此时的叶天,已是引导着灵气完成了第五个回环。

    一股宛若针扎一般的感觉毫无征兆地传了出来。

    感受着这般异样,叶天微蹙着眉头朝着那不知名处张望了过去。

    这么一望,叶天便是与上域界的那两道身影对视在了一起。

    只不过因为界面的阻隔,叶天是看不到林少阳和邱少恭的。

    而邱少恭和林少阳却是能够将叶天看得一清二楚。

    “难不成是有什么大能?”

    盯着那异样的源头望了一会儿没有收获之后,叶天便是慢慢收回了目光。

    他很清楚,当务之急还是快速晋升到神将之阶。

    只有抵达那等层次,方才有着和李牧一战的本钱和底气。

    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那些对自己不怀好意的家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将他们变成死人!

    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而此时,林少阳和邱少恭则是轻笑着对视了一眼。

    眼眸深处,皆是生出了几分的古怪。

    他们着实没有想到,一个尚未抵达神将层次的修士,竟然发觉了他们的窥探!

    而且还准确地锁定了窥探的方位!

    这着实是有点超出他们的预料范围了。

    “啧,看来这次是发现不得了的苗子了啊!”

    林少阳双手背在身后,笑吟吟地道。

    随即,他的手掌在面前的虚空轻轻一握!

    手掌落出,空间顿时弥散出一阵奇异的波动来。

    不多时,一枚通体翠绿的种子便出现在了林少阳的面前。

    那枚种子,就这么静静地悬浮在半空当中。

    这小玩意儿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只有到了他们这种层次,方才能够感受到潜藏在这枚种子当中的浩荡生机。

    看得这枚种子,邱少恭眉头不由得挑了一挑。

    他着实没想到,林少阳竟然准备将这等大礼赠与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小家伙。

    在他看来,以叶天现在的实力,绝对不足以保护面前这枚种子。

    而且这枚种子……

    背后牵扯的事情实在是太大。

    但是邱少恭心里很清楚,一旦林少阳打定了主意,那可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邱少恭长长地叹了口气,幽幽地道。

    “你真的要给世界树的种子给他?”

    世界树的种子,那可是世界上极其稀有的宝物之一。

    虽然这等宝物,在他们眼中算不得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

    在拥有了世界树种子后,修士的修行速度会提升数倍,突破平静的成功率也将大大提升。

    林少阳轻笑着点了点头。

    显然,邱少恭猜对了。

    看得前者这般模样,邱少恭的目光不由得显得凝重了许多,“你认为这小家伙能破除那个诅咒吗?”

    世界树的种子,固然代表着神秘与强大,但是同样也包含着无尽的阴暗面。

    那就是世界树的诅咒。

    从世界树诞生的那一刻起,冥冥当中便是形成了一道诅咒。

    一道针对天域界所有修士的诅咒。

    那道诅咒,哪怕到现在都不曾有人真正突破过。

    即便是各种的至尊神明,都会在世界树的诅咒之下黯淡光泽。

    在那等诅咒之下,修士将会受到无尽的反噬。

    而且拥有了世界树种子的修士,更会提早接受这等反噬。

    “换作别人的话,我不相信。”

    “但如果是这个小家伙的话……”

    “我倒是觉得他会给我带来一个惊喜呢。”

    说罢,林少阳面庞上的笑容便是明媚了许多。

    下一刹,林少阳微微屈指,朝着那枚翠绿色的种子轻轻一弹。

    随着一道清脆响声传开,种子周遭的空间泛起一阵淡淡波动,将种子吞了进去。

    “既然这样,那就由你吧……”

    邱少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道。

    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一切,只能看那个小家伙的造化。

    与此同时,下域界。

    叶天身前的空间毫无征兆地凝出一道细小漩涡来。

    下一刹,不等叶天有所反应,一道包裹在绿光当中的种子,便是悄无声息融入了他的身体当中。

    此时的叶天,刚刚牵引着灵气完成了第九个回环。

    但就在这时,一道璀璨到极致的翠绿光芒便是将他的身体给包裹在了其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天微蹙着眉头,徐徐睁开了眼睛。

    先前他似乎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闯入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叶天赶忙凝下心神,细细探查起了身体。

    他很清楚,对于修士来说身体乃是一切的根基所在。

    一旦被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进入这等圣地的话,指不定会给以后的晋阶之路埋下什么隐患。

    叶天的意念就这么一寸一寸地探查着每一处细小之处。

    约莫半刻钟后,叶天的那缕神识便是落在了自己的识海当中。

    识海的正中央,一枚约莫指肚大小的种子,正散发着翠绿的荧光。

    一股难以形容的磅礴生机,正从其中弥散而出,映照在其四肢百骸之上。

    “这是什么玩意儿?”

    叶天心神微沉,牵引着意念朝着那枚种子触碰了过去。

    但后者却是纹丝不动。

    而就在这时,一缕清明却是兀地在叶天脑海当中闪过。

    “这玩意儿……该不会是世界树的种子吧?”

    即使是两世为人的叶天,在知道了这一颗很可能是世界树的种子的时候,心中都难免会有点感慨。

    叶天很清楚世界树的种子究竟有着何等的功效。

    若不是这世界树种子的缘故,天域界的历史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实力骤然飙升的存在了。

    但至于世界树的种子为什么可以让修士的修为极速晋升,就是无人知晓的绝密之事了。

    眼下的叶天,最需要的就是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心中这般想罢,叶天便是将注意力尽数投向了那枚泛着荧光得种子。

    半个时辰过去了。

    那枚翠绿色的种子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是就这么悬浮在叶天的识海当中。

    不管叶天如何催动灵气温阳,都不曾让其产生丝毫的异状。

    “罢了罢了……”

    叶天微蹙着眉头,缓缓从潜修状态退了出来。

    机缘这种东西,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踏踏实实把灵气转化给完成,踏入神将之阶!

    随即,叶天微微舒缓了一下心神后,再度运转起体内的灵气来。

    与此同时,上域界之内的林少阳和邱少恭对视了一眼。

    面庞上的神色皆是有些古怪。

    “好像我对他的期待太高了?”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