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三十章 剑道之祖(4000)

第三十章 剑道之祖(4000)

 热门推荐:
    “仙鬼一体!”

    伴随着这声宣告。

    茨华仙的身体从天而降。

    与此同时,茨木之腕拔地而起,脱离苦海。

    同出一源的二者在苦海之上,极乐世界之下相遇。

    各自裹挟清气浊气构筑两仪,代表清浊的二人则更进一步,合二为一。

    这种合一,不是曾经见过的,鬼手加身,半仙半鬼,而是更加深层的融合,又像是生命的成长。

    茨华仙是女童。

    茨木之腕是少女。

    融合后的茨木华扇则是真正的成年体,身高体长,该大的地方大,该圆的地方圆,御姐范十足,堪称风姿卓越。

    鬼王的霸道,与仙人的清灵也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翠色的荷叶裙,披散的长发因为力量的宣泄轻舞飞扬,更为她增添了一份潇洒。

    仙鬼一体,这才是茨木华扇真正的道。

    种花家的道教对于仙人有五种分类,天神地人鬼。

    其中鬼仙位居末流,是为最下乘,因为修得不是阳神而是阴灵,说是仙,本质还是鬼,最终止于不如轮回,难登大道。

    身为鬼王的茨木华扇当然不愿意走这样的断头路,她另辟蹊径,以左臂封入过剩的阴灵邪气,从而凝聚阳气。

    鬼族分属阴灵,按说不可能凝聚仙家必须的纯阳之气,但茨木童子是个例外。

    她不是死后化为鬼,而是人类的孩子。由于母亲怀胎超过十六个月,茨木童子一生下来便被称为“鬼子”,并且从小就表现出不同于人类的地方。

    后来遇到了酒吞童子,终于显现出鬼相,被她带回大江山,成就一代鬼王。

    为什么会这样,茨木童子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异变,可能是祖上混入鬼的因子,出现返祖现象,但正因为这段经历,她有了修行阳力的可能。

    没被渡边纲以“鬼切”杀死,也是因为混血的原因。

    虽然和人类修仙者比起来要慢上很多,但茨木童子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可以慢慢琢磨,修行。

    这份坚定不移的信念,正是成就鬼仙之上的人仙的关键,因此成就了茨华仙之名。

    但在人仙之上的地仙,茨木童子遇上了麻烦。

    人仙只得法,不得道。

    地仙虽然同样不悟大道,但已经有了证道的基础,这个时候鬼王的身份就成了障碍。

    她曾想过彻底舍掉鬼的身份,专心修仙,但效果并不理想。

    她本就作为鬼子诞生,鬼属性早就是她的一部分,哪有这么容易分离?

    再者,不是鬼的自己还是自己吗?

    修仙修到忘了自己是谁?茨木华扇不愿意这样。

    在种花家遇到的仙人也曾说过,修行修得是一个真,真都没了,成仙有何意义?

    于是茨木华扇干脆弃了传统仙道,改走最传统的均衡之道。

    清气上升,浊气下降。

    阳气上升,阴气下降。

    那就一升一降,升得越高,降得就越低,以此阴阳调和,龙虎相济。

    不过因为混血的原因,就算将鬼神封入右臂,身体还残留了一部分,很难做到彻底的升降,所以才会需要一位境界足够的剑圣,手持斩鬼之剑,分隔鬼与仙。

    不是为了独立,而是为了更好的理解仙和鬼的本质,真正做到想分就分,想和就和。

    分开是为了修行方便,合在一起才是茨木华扇的完全体。

    仙鬼一体,阴阳调和,清浊并列。

    或许茨木华扇一生都只能止步地仙,难成神仙,更不可能成为天仙。

    但天仙神仙从来就不是唯一的道,天仙也未必比地仙更逍遥,别忘了,种花家的那位大前辈从古至今都只是地仙,同时也是地仙一道的开创者,有哪个天仙神仙敢说比他强?

    茨木华扇没觉得有哪里不好。

    茨华仙是我,鬼王茨木童子也是我。

    我既是仙人,也是鬼王,我不是鬼仙,是仙鬼。

    “来吧,本愿寺显如,你的魔佛,我的仙鬼,到底谁更强,来见个分晓吧。”

    而后,苦海沸腾,极乐往生,仙鬼顶天离地。

    仙鬼一体之后,茨木华扇不再进行仙人、鬼王的分工,仙术和肉搏,清气与浊气,两手抓两手到要硬。

    本愿寺显如这刚好相反,魔与佛,苦海与极乐泾渭分明,以一尊巨大法相相连,上佛下魔,半佛半魔。

    虽然道不同,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最后得到的结果却差不多。

    仙鬼和魔佛,谁都无法奈何谁。

    茨木华扇一次次打碎法相,动荡苦海与极乐世界,却无法伤到作为核心的本愿寺显如。

    本愿寺显如也是一样,佛法度化镇压,邪魔诱惑厮杀,不知道多少次围追堵截,始终无法夺去茨木华扇的光彩。

    下方的三名凡人早就看傻了。

    毒岛父女最多只见过剑圣级的人物,毒岛冴子甚至没见过剑圣全力出剑,现在直接拔高到超越者之间的全力比拼,顿时觉得自己无比渺小,道心失守。

    关俊彦要好一些,超越者之下的强者没少打,超越者也见过不止一次,还过过招。

    不过那都是在另外的超越者加持之下,短暂地接触,真正意义上的超越者大战还是第一次。

    这是最为直观的认知,最强烈的冲击。

    不再是冷冰冰的数值,不再是惊鸿一瞥的震撼,不再是深不见底的妄自测度。

    超越者有多强,什么地方强,为什么是超越,只靠冷冰冰的数据是无法体现出来,只有真正见到,才能明白,进而分析评估,思考该如何对敌。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这一次亲眼目睹,就算关俊彦有了和超越者争锋的资本,也会因为经验上的缺失而落败。

    因为超越者,都是超乎常理的存在。

    当然,见过又是另外一回事。

    罗翠莲有一句话,关俊彦一直记在心中,不敢忘怀。

    不管多么精妙的招式,强大的能力,只要见过,拆解过,就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在于没用见过,没有用过的东西。

    如今,这一短板不上了,关俊彦终于可以脚踏实地地为对战超越者制定计划。

    比如走出红姬制造的屏障,亲自去体验超越者的碰撞的余波,看自己有没有承受的可能,或者要把体魄或者输出提升到何种程度才能正面扛下来。

    不等他将想法付诸实施,隔绝现世,让超越者可以放手一搏的异界战场又一次被破开。

    被一道凝练至极的剑光。

    感应到天幕变化的本愿寺显如脸色发黑。

    一个接一个的,当我的领域是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过在看清剑光路数后,显如的表情缓和不少。

    剑光没有像前两次那样拿法相当靶子外加缓冲,落地之后悄然消散,

    一位麻衣老人,看上去平平无奇,身形一闪来到关俊彦面前。

    关俊彦的心弦瞬间绷紧,茨木华扇也在同时出声提醒:“小心,他是饭筱长威斋家直。”

    饭筱长威斋家直。

    习练剑道之人,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大名。

    传说中的流派,第一名门,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创立者。

    松本备前守、冢原卜传、上泉信纲、师冈一羽斋等青史留名的剑圣,都是他这一脉的徒子徒孙,传人再传。

    他是公认的剑道之祖,仅凭这个就比本愿寺显如的“第一权僧”霸气的多。

    日本剑道奥义中的奥义,传说中的“秘剑·一之太刀”就是由其所创。

    毒岛父女第一时间九十度鞠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关俊彦也在稍后看完人物信息后,以剑士礼致敬。

    不管立场如何,既然修习剑道,就该对这位剑道之祖奉上敬意。

    老人微微点头,目光聚焦在关俊彦身上:“你就是关俊彦。”

    “是。”关俊彦应声,“前辈也是为预言之事而来?”

    老人二度点头:“预言之事,解法很多,我不确定显如的解法是否正确,但也无法证明他的解法是错的,保险起见,希望你和我走一趟。”

    “先谢过前辈坦诚。”关俊彦二度致礼,“但很抱歉,我不会因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就接受被羁押的结局,而且我也信不过那位‘第一权僧’。”

    以超越者为目标后,关俊彦不止一次和店主、狐狸精讨论过日本的超越者。

    其中以本愿寺显如的评价最差。

    证道不易,一般来说,超越者之间很少往死里打,但东君和狐狸精都表示过,如果有机会,一定让这个第一权僧形神俱灭。

    相同的待遇,只有南棒子的镇国强者有过。

    本愿寺显如闻言冷笑一声。和蝼蚁说话跌份,等你落入我手之后,有的是手段炮制你。

    茨木华扇心中焦急,几次想赶到关俊彦身边,都给显如拦了下来。

    双方的实力大致相当,显如证道多年,超越领域的熟练度比华扇更高,华扇自保不难,但要救人,也未免太小看这位第一权僧。

    不由怒道:“萃香到底在干什么?”

    “来啦,来啦。”

    熟悉的甜腻声先到,随后头顶长角的女鬼从天而降,落在关俊彦的怀里。

    不要误会,不是撒娇色诱,而是女鬼只来了一个脑袋。

    酒吞童子伊吹萃香的招牌——飞头。

    “抱歉啦,华扇还有关小子,我只剩一个头,还有这个,剩下的都被这个剑士用剑气钉住,我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带过来。”

    酒吞童子的角上卡着一把剑,样式、剑芒都和天冲带走的童子切安纲很像。

    通过系统鉴定,这就是渡边纲曾经的佩刀,斩断过茨木童子手臂的名刀“髭切”,又名“鬼切”。

    “你这又是何苦?”老人叹了口气,“这样只会让你伤得更重。”

    “你管我?明明用了斩鬼之剑,还在这假惺惺。”酒吞童子张口喷出一股带毒的酒气。

    可惜还未靠近,就被老人以剑气击散。

    “我只是不想过多浪费时间,没想过要杀你。”

    老人和本愿寺显如前后脚出发,之所以现在才到,就是因为酒吞童子的阻拦。

    两位大江山鬼王其实是一起到的东京,一位出手,另一位压阵,向来如此。

    只是压阵的那位境界已经跟不上战场的变动,不是剑道之祖的对手,再加上鬼切的存在,没过多久就被镇压,只留下一个脑袋。

    “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不介意再死一次,小子,接着。”

    酒吞童子鬼角一挑,将鬼切抛到关俊彦手中。

    “都是死,不如死在顺眼的人手里,反正下去了也有勇仪陪着。”

    “星熊大人已经……”

    关俊彦心中一拎,星熊勇仪一直对自己不错,还传了自己“金刚力”法门,关俊彦一直铭记在心,当然金鬼什么的就算了。

    “嗯,又死了。嘛,不奇怪,华扇和那个光头都打得乱七八糟,我没几下就剑士给切了,店主和武尊只会更夸张,勇仪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意外啦。”

    酒吞童子依旧是无所谓的样子,大江山鬼王每一位都看淡生死。

    “那东君和武尊……”关俊彦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不知道,那种级别的存在,勇仪早就跟不上了,不过被余波震死,应该快到分胜负的时候。”

    “我知道了。”

    关俊彦眼睑低垂,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给东君添乱,哪怕这一魄彻底飞散。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抓人的理由又多了一个。”本愿寺显如哈哈大笑:“剑祖,快动手,武尊回来,你就是首功。”

    老人瞪了权僧一眼:“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关俊彦没有因为老人的言语而放松,一手村田,一手鬼切,作起剑式。

    “前辈,请。”

    毒岛冴子差点叫出声来,强自用手捂住嘴巴,那可是剑道之祖,你竟然敢对他拔剑?

    饭筱长威斋家直随手一挥,将毒岛父女送出百米远,顺手搭起一道剑气屏障,抵御苦海与鬼气的侵袭。

    接着,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关俊彦。

    知道他是饭筱长威斋家直,还敢出剑的剑士几百年来也没多少,无一不是历代剑士的佼佼者。

    “你……可愿随我修行?”

    如果是以前,他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可现在他已经有自己的道,自己的追求。

    “好意心领了,我有老师,而且不止一位,所以请前辈以另一种方式指教,可以的话,想拜见一下传说中的‘一之太刀’。”

    ps:最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一之太刀”是战国时期的剑圣,日本历史上两大剑圣之一得冢原卜传的绝招,为冢原卜传创下“一生无败”的威名。但也有说法“一之太刀”是冢原卜传的师父,松本备前守所创,而松本备前守的师父,就是这位饭筱长威斋家直,这里统一把名头都丢给这位剑道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