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三十二章 双刀、有角,鬼面(5000)

第三十二章 双刀、有角,鬼面(5000)

 热门推荐:
    白发赤瞳,冲国特攻——咳咳,好吧,这是男的,不带特攻。

    不过有一点必须承认鬼人状态的关俊彦同样很帅,比同样半鬼半人的剑圣鬼童丸更帅。

    人类关俊彦,即中枢一魄伸手揉了揉眉心,表情苦闷。

    差点被饭筱长威斋家直砍死的时候,心情都没这么糟。

    老子不惜自灭是为了啥?不就是为了保住你们九个?

    魂魄离散越多,以后的上限就越低,突破的难度也就越大,这和鬼族死而复生,折损未来是一样的道理。

    要知道关俊彦每一魂每一魄之上都有复数超越者的障眼法,只要不主动出来找死,就算同为超越者都找不到他的所在,安全等级堪比离散各地的杀生石碎片。

    天冲这一露面,全给毁了。

    不仅会多搭上一魄以及好不容易杀出来的剑圣境界,还暴露了关俊彦修行神魂分化之法的事实。

    本愿寺显如只要不傻,一定会加大搜寻力度,找出关俊彦分化的魂魄,都不要多,扣一到两个在手中,便足以拿捏关俊彦。

    这份心思,天冲一清二楚。

    中枢在显如露面的时候就传递过信息,所有魂魄不要过来,把自己藏好了。

    结果,天冲压根就没听,还用这拉风的方式登场。

    现身之后,天冲没有和中枢交流,自顾自地走到酒吞童子身边——她刚被剑压弹飞,头顶上的角正好撞入某处残垣断壁,就这么挂在墙上。

    天冲先将酒吞童子拔出来放在肩膀上,又将弹开的鬼切捡起,与童子切一左一右:

    “对不起,酒吞大人,自作主张,拿了你的‘鬼种之魔’。”

    “鬼种之魔”,酒吞童子作为鬼王的核心所在,关俊彦正是凭借这个,才能化身为鬼,以鬼王自居。

    酒吞童子的脑袋蹦了一下:“无所谓,反正都准备死了,正好不浪费。而且……勇仪原本是想将她的鬼种分给你,你却选了我,我已经想象到勇仪的表情了,等我下地狱一定好好嘲笑她。”

    天冲摇摇头:“嘲笑的话,还是阳间比较好,阴间的活动能少整就少整。”

    “小鬼,你……”酒吞童子恣意放浪的姿态为之一收。

    “三位大人多次回护,雪中送炭之情,关俊彦铭记在心。以前能力不足,无法偿还,如今已有能力,不能看着大人去死。”

    所以他才会不顾中枢的要求,不惜转化为鬼身,也要赶到此处,原本他可以继续在大江山进修,慢慢等候神魂归一之时。

    说完,关俊彦肩膀一颤,将酒吞童子的脑袋高高抛起,抛向茨木华扇的所在。

    整个过程,无人阻拦。

    饭筱长威斋家直本就不想杀掉酒吞童子,本愿寺显如则是知道三大鬼王之间的感情,如果敢对酒吞童子出手,茨木童子一定会和他不死不休。

    就算侥幸胜过茨木童子,最后也会大道崩毁,与废人无异,这是大部分超越者都无法接受的结局,所以超越者之间很少往死里打。

    茨木华扇伸手将老友的脑袋接住,同样往肩膀上一放:“关小子,你——”

    “难得有向剑道之祖问剑的机会,自然要问到尽兴为止,和另一个我比起来,当然是我更适合问剑,大剑豪弱了点,鬼王之身加剑圣境界才勉强够看。”

    天冲双手起剑,向饭筱长威斋家直致礼,后者一丝不苟地还礼。

    “年轻人,你真的很优秀,老实说,我有点相信叶王的判断是正确的,显如错了。”

    “一个走修罗道,成了鬼的人,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本愿寺显如横肉抖动,嗤笑不止。

    “魔佛有资格说我?五十步笑百步。”天冲反唇相讥。

    “你也配与我相提并论,小心永世不得超生。”显如自始至终都没把关俊彦放在眼里。

    关俊彦则是回了一个国际通用问候手势:

    “配不配,等我向剑祖问完道再向你证明,届时还请茨木大人替我拦下剑祖前辈。”

    “包在我身上。”

    三大鬼王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关俊彦说得如此笃定,让她的好奇心都快爆炸了。

    显如挥挥手,加固被多次破开的异界,同时将极乐世界进一步扩大,不给关俊彦逃跑的机会。

    得罪了法主还想走?

    既然某人想找死,显如不介意成全他。

    反正杀掉一个,还有其他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油滑的罪人打什么主意,但送上门来的就会,不抓住才是最大的浪费。

    这么想着的显如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关俊彦的中枢魄。

    后者握住红姬,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年轻人,你没必要惹他的,唉。”饭筱长威斋家直也不能理解关俊彦的想法。

    跟自己走,总好过落在显如手里,至少不会遭到恶劣的待遇。

    “是他先惹得我,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天冲的脾气比中枢冲得多,不知道是鬼种的影响,还是实力带来的底气,又或者单纯地是因为冲。

    “如果剑祖大人也看他不爽,可以多指点我一些,我想问得还挺多的。”

    “小鬼,你敢挑拨离间?”显如怒目。

    “这是我和他的事,你闭嘴。”剑祖冷眼,“再对我指手画脚,你就一个人收拾这个烂摊子吧。”

    饭筱长威斋家直归隐之后坐过禅,研究过佛法,从中得到不少启发完善剑理,因此对佛门有一份亲近之心,脾气也越来越好。

    但身为剑士,身为超越者,他不可能真的一点脾气没有。无论是实力还是年纪,他都比显如更强。

    显如也不敢真的把他得罪死了,乖乖闭嘴。

    国内愿意待见他的人本就寥寥,在千年大潮到来之际,绝不能再少了。

    不过他还是留了一手小动作,将苦海撤掉,顺便带来了茨木华扇释放出的鬼气,看似为剑士们开辟出一片清净的战场,实际上是为了杜绝天冲取巧借助外力。

    天冲对此一笑置之,锱铢必较到这种地步也是一种本事。

    饭筱长威斋家直抬起一手,示意他可以开始问剑了。

    天冲毫不迟疑,双刀随身而走,对着剑祖的脑袋直击而下。

    当然,下一个瞬间就被剑主以无形之剑挡住,不得寸进。

    天冲不依不饶,双手不断加力。

    得自系统的“刚力”。

    得自星熊勇仪传授的“金刚力”。

    以及“金刚力”的进阶,在大江山逗留期间,经由茨木华扇代为指点领悟的“金刚螺旋力”!

    尽皆爆发,如同阳关三叠,又如同后浪追赶前浪,一浪高过一浪。

    叠到最后一重,关俊彦的体表浮现出诡异的纹理。

    那是鬼之力的体现,阴煞之气外露的表现,是高阶鬼物独有的特征。

    因为金刚螺旋力已经超出了正常人体所能承受的限度,必须要以鬼族天生强悍的体魄才能负荷。

    此等爆发,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超越人类的极限。

    自中枢问剑起始终纹丝不动的剑道之祖,终于后退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激赏。

    这个年轻人确实是很认真地想要和超越者为敌,并抓住了一丝契机,别的不说,单是这份气魄就值得称赞。

    力量占到上风,天冲一鼓作气,出刀不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最开始还能看见剑士本人,到最后只见刀光,不见其人,出刀的声势也是越来越大,如同风雷呼啸。

    这一刀的名字,正是“风雷”。

    纯粹实战用刀法,在大江山最凶险之地,他便是以这样的刀法对敌四面八方的恶鬼,来多少,杀多少。

    在日复一日的厮杀中,他不再不拘泥于系统,拘泥于常法定式,一切只为杀戮而生。

    只可惜,对付恶鬼是够了,对付剑祖还是力有未逮。在刀光达到最盛之时,老人随手一划,击碎连绵不绝的刀光。

    原来老人早已看穿这一刀的奥秘,燃烧过后,便是灰烬,最强的一点也是最弱的一点。

    刀光散落,天冲的姿态又有变化,随着力量的催动,鬼种之纹越聚越多,最后竟是爬满了关俊彦的脸庞,让他的脸完全变为鬼面,人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鬼人,看上去狰狞异常。

    借着换气的机会,天冲开口问道:“我想知道,前辈是如何看待修罗之道。”

    “同样是登高之路,关键在于谁来走,谁来用。”老人站在日本剑道巅峰,自有与之相符的气度,“如同佛法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法是好法,却不是人人可走,所谓邪道之剑,我其实也会。”

    说到这里,老人一步踏出,只一步便来到天冲身后,反手一刀直取关俊彦的头颅。

    这是曾让关俊彦无比向往的“缩地”神通,剑士白刃战最可怕的能力之一,如果境界不足,一个照面便会被秒杀。

    曾有精擅此道日本剑圣西去中原武林挑战,闯出赫赫威名,留下“迎风一刀斩”的传说,直到遇上种花家当时的刀圣“天舞轮回刀”韩笑,才阻住此人西进之路。

    而饭筱长威斋家直在此之上又融入了三角刀的障眼、暗袭之法,更加防不胜防。

    好在天冲一直都没有放松步伐的联系,剑圣之后也堪堪踏入“缩地”领域,脚步交错,反手格挡,这才没有被一击枭首。

    老人随手散去剑气,问道:“你觉得我这剑是邪剑?”

    关俊彦摇头,虽然带有半偷袭的意思,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堂堂正正。

    老人又问:“你呢?是被鬼种阴煞拖着走,还是驾驭这份人外之力?”

    “说的话,肯定是后者,不过如果是生死之间,就不好说了。”

    “所以你是准备将‘生死之间’留给显如?”

    “是。”

    “你很诚实。”

    “因为前辈待我以诚。”

    “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中古时代的剑术有两大奥义最为传奇,令人心向往之。一是前辈的‘一之太刀’,另一个是上泉信纲前辈的‘转’,不知前辈可否为我解惑。”

    “转”,太阁立志传中最强的剑术,关俊彦提剑起一直想得到的奥义,来自前世的执念。只可惜始终没有机会,因为这门奥义和“一之太刀”一样被认为已经失传。

    当然,剑祖既然活着又是另一回事。

    上泉信纲曾在冢原卜传门下修行,冢原卜传又是饭筱长威斋家直的徒孙,有很大的可能性知晓其中奥秘。

    “你问对人了。”

    老人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一抹笑意。

    一脉之中有冢原卜传,上泉信纲这样的剑道扛鼎之人,他很骄傲。

    那也是日本剑道最风光,最鼎盛的时间。

    松本备前守尚胜,冢原卜传,上泉信纲,柳生宗严,代代相传。

    十文字、活人剑、转、无刀取,代代推陈出新,将剑道不断拔高,最终与古老的神道、佛道、忍道、阴阳道分庭抗礼。

    其中“转”最特殊,也最纯粹。

    “信纲之所以会去开发这一奥义,除了是将毕生剑道进行总结,攀登更高的境界,更想以此超越‘一之太刀’。从卜传那里见过‘一之太刀’后,他就一直抱有这样的想法。

    原本,卜传是想把‘一之太刀’传给信纲,但在理解了信纲的志向选择放弃,因为那样反而会束缚信纲的发展。”

    “到了你的境界,应该能理解,单纯地模仿永远成不了大器,真正重要的是自己的东西,是超越。”

    “他做到了吗?”天冲问。

    “做到了,他超越了卜传的‘一之太刀’。历史的评价是正确的。正史编纂委员会问题不少,但在记录历史上还算公平公正。”

    “一之太刀”的传承人是北畠具敎卿,也是优秀的剑士,但无法和上泉信纲相提并论,战国时期两大剑圣就是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

    “继续说‘转’,不是老夫自夸,‘一之太刀’在天地人与合气一道上已经做到极致,用同样的方法超越几乎不可能。所以信纲反其道而行之,人合气天地,他就将气斩断。合气天地,四面八方,无处不在,为了确保斩断,他也只能同时向四面八方出剑,故名‘转’,小心了。”

    饭筱长威斋家直再度提剑,同样是只挥一次。

    给予关俊彦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

    “一之太刀”的危险看得见,“转”的危险看不见。

    “一之太刀”偏有形,“转”偏无形。

    “一之太刀”是知道,但挡不住,“转”是你还没发觉,就已经砍中你了。

    天冲得自酒吞童子的一身鬼气,一身阴煞毫无征兆地被切开,天冲本人的状态顿时如同江河日下,一泻千里。

    不止是天冲,稍远一些的中枢,更远处的毒岛父女都受到影响,被斩断气机灵力,面色发白。

    这还是饭筱长威斋家直手下留情的结果,天冲、中枢、毒岛父女境界依次递减,结果却是一模一样,可见剑道之祖对于剑招的可怕控制力。

    也从侧面证明了老人对于“转”的解释,与“一之太刀”反其道而行,但根子还是“一之太刀”的“力技位”的基础理念。

    同时印证了关俊彦的猜想,与“御神不破流”的奥义相对的剑,“御神不破流”追求的是时间,“转”追求的是空间——不是作用与空间,不可能这么无声无息地斩去气机。

    如果上泉信纲能够再进一步,未必不能以此证道超越,与剑祖并驾齐驱。

    不愧是系统记载的“最强奥义”。

    不过游戏毕竟是游戏,明明也有“一之太刀”,但因为游戏性的限制,光芒被“转”掩盖,还好有剑道之祖亲自示范。

    虽然只有两剑,关俊彦却觉得领悟颇多,沉寂多时的系统技能库也有了反应,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悟出这两式秘剑。

    以此类推,或许自己可以去其他道场偷师,真正收集全部剑道技能?

    以前境界不行,现在怎么说都是个剑圣,居高临下,触类旁通。

    就像是毒岛大辅解释过得“北辰一刀流”,关俊彦有把握再现个七七八八。

    想到这里,关俊彦就有些激动。

    穿越之后改变很多,但有些东西始终没变,也不想改变,那是他接近三十年的人生的证明。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平安度过眼前的这一关。

    天冲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静立不动的中枢,将某个意念传递过去后,开口道: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很荣幸能修习剑道。”

    老人一脸惋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天冲摇头,被斩断的气机重新接续,鬼面再现,鬼角延伸。

    “晚辈还有一个请求,请前辈帮忙热身,等晚辈完全掌控新的身体,就去拿上面的秃驴试刀。”

    知道关俊彦心意已决,老人没有过多表露情绪,单手提剑,吐出一字:“来!”

    天冲双刀交替,同时挥出:“月牙十字冲!”

    ps:久保新作龙之魔女还是很好看的,可惜啊,就出了那么点,估计久保也是打算学富坚义博,有灵感,有状态在画,状态不好可能会出现死神末尾的样子,很不合适,大佬随缘其实更值得期待,三大民工漫,久保装逼最有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