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剑道第一仙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圣婴

第六百一十八章 圣婴

 热门推荐:
    地下世界。

    楼阁林立,殿宇重重。

    这些建筑,皆是天狱魔庭修士最近一段时间所修建。

    这个来自玄都大陆的魔道势力,将此地视作了老巢,在那些楼阁和殿宇之间,还布设有极其强大的禁阵力量。

    其中一座楼阁内。

    “青衿,你考虑如何了?”

    火松真人神色复杂。

    对面,青衿轻叹道:“师尊,我倘若不答应,你会如何?”

    火松真人是她的师尊,更是潜龙剑宗太上三长老。

    以前的火松真人,地位崇高,如若陆地神仙,受尽世人敬畏和仰慕。

    可现在,火松真人早已臣服在天狱魔庭麾下。

    并且,还打算把她这个徒儿,许配给天狱魔庭一个名叫马成空的护法为妾!

    “青衿,世事变了。”

    火松真人轻声道,“以后这大周天下,必当以天狱魔庭为主宰,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扭转的大势,就像如今,我们潜龙剑宗也只能俯首称臣。”

    顿了顿,他目光看向青衿,“认清这样的局势,我们才能做出最明智的抉择,就比如现在,你有幸被马成空长老看中,若和他结为道侣,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他越是越激动,道,“这可是别人及!”

    青衿俏脸苍白,白玉似的双手悄然攥紧,惨然一笑,道:“师尊,我心中一直把你当父亲对待,可你……却要让我去给一个嗜杀如狂的老怪物当妾……”

    她深呼吸一口气,喃喃道:“我现在真后悔,后悔当初没有选择留在苏奕身边当侍女,这样的话,或许就再不会发生现在这等事情了。”

    “苏奕?”

    火松真人怔了怔,旋即冷笑道,“且不说苏奕此子早已不在大周,便是他真的在,以他一人之力,在天狱魔庭力量之下,也和螳臂挡车无疑!”

    顿了顿,他说道:“更何况,最近一段时间,天狱魔庭的力量到处都在抓捕和苏奕有关之人,青衿你当初若真当了他的侍女,今时今日焉可能会有什么好下场?”

    青衿唇角紧抿,透着一股倔强,道:“正因为苏奕不在,他们才敢这般肆无忌惮,若他们天狱魔庭真的足够强大,何须对苏奕身边之人动手?”

    砰!

    火松真人狠狠一拍案牍,厉声道:“青衿,莫要再幼稚了!你可知道,若你不答应去给马护法当妾,下场会有多惨?”

    青衿俏脸煞白,眼神坚定道:“我就是死,也不会委身给一个无恶不作的糟老头子!”

    “你……”

    火松真人气得火冒三丈。

    这时候,一道沙哑的声音忽地响起:“火松,我马成空可不喜欢强人所难。”

    伴随声音,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干瘦老者推门走了进来。

    他满脸沟壑,眼瞳呈黄褐色,留着八字胡,佝偻着身影,浑身弥散着阴戾慑人的气息。

    “马大人,您怎地来了?”

    之前还满脸怒容的火松真人,此刻却噌地起身,笑着迎上前,点头哈腰,尽是谄媚之态。

    青衿看在眼底,内心涌起说不出的厌恶和失望,这……就是自己视若父亲的师尊!?

    干瘦老者马成空瞥了火松真人一眼,道:“没用的废物,出去。”

    火松真人浑身一颤,低眉顺眼道:“马大人,再给小的一些时间,肯定会劝说青衿点头的……”

    啪!

    马成空一巴掌甩在火松真人脸上,打得后者一屁股跌坐在地,脸颊红肿,披头散发。

    而后,马成空黄褐色的眸望向青衿,皱纹密布的老脸上浮现出一抹饥渴似的淫邪贪婪笑容,道:“老夫已经没有耐心了,花开堪折直须折,不听话?那老夫就让她在床上乖乖听话!”

    青衿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意识到这相貌丑陋的糟老头要用强!

    火松真人大急,道:“青衿,还愣着作甚,快答应啊!”

    砰!

    马成空一脚将火松真人踹出了房间,“别在这里碍眼,扰了老子兴致!”

    说着,他迈步朝青衿走去,笑眯眯道:“别紧张,老夫保证待会你会享受到从未有过的欢愉滋味,那可比做神仙更美妙,以前时候,一些和你一样倔强的小美人,在尝到甜头后,看到老夫时,那眼神都恨不得把老夫吞到肚子,哈哈哈……”

    那猥琐下流的话语,配上他那丑陋的面容,让青衿再难忍受内心的惊慌和绝望。

    她将早已藏在袖中的短剑握紧,抬手朝自己脖颈抹去。

    铛!

    一声脆响,短剑飞出去。

    青衿手腕剧痛。

    再看马成空,已近在咫尺,眼神火热,道:“没有得到你之前,老夫怎可能会眼睁睁看着你死?”

    青衿那美丽绝艳的脸庞上不由浮现一抹绝望。

    而看到美人那无助彷徨的模样,马成空却愈发亢奋了,体内邪火暴涌,正准备有所行动。

    便在此时——

    “大周苏奕,前来拜山!”

    一字字,直似洪钟大吕,猛地响彻,震得这座楼阁都颤抖了一下,桌椅摆设簌簌摇晃。

    马成空浑身一哆嗦,明显被惊到,满腔邪火化作乌有,那皱纹密布的老脸则一下子变得阴沉下来。

    苏奕!?

    难道便是楚长老所说那个小东西?

    马成空惊疑不定。

    苏奕!

    本就绝望的青衿,当听到这一道熟悉的声音时,一对眸子骤然泛起一丝亮泽,那灰暗的心神,似照进了一束光!

    “他……竟杀进了这天狱魔庭的老巢?”

    一股无法形容的激动情绪,涌上青衿全身。

    “哼!等老夫杀了那姓苏的,再来收拾你这小贱人!”

    马成空冷哼,转身匆匆而去。

    他听到楼格外已产生许多骚动,意识到因为苏奕的到来,宗门其他强者都已行动起来,自然不敢再耽搁。

    “不行,我也要去看看!”

    这一刻,青衿完全不顾其他了,迈步冲出房间。

    “青衿!”

    房间外,火松真人刚要阻止,已晚了一步。

    他伫足在那,神色阴晴不定,“苏奕……这小子竟然敢跑到这里撒野?难道就不怕被杀了?”

    犹豫了一下,火松真人一咬牙,也冲了出去。

    ……

    这片地下世界深处,虚空中悬浮着一个足有百丈范

    围的血色漩涡。

    而在血色漩涡下方,是一座祭坛。

    祭坛上供奉着一尊炉鼎。

    炉鼎内,翻涌着猩红的血液,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孩盘膝坐在其中。

    婴孩面孔天真无邪,雪白的身体浸泡在血液中,透着一丝丝诡异渗人的神圣气息。

    他双手交错腹部,凝结一道古印,一缕缕妖异的乌光从祭坛四周涌起之后,像烟雾般涌入婴孩的体内。

    一个身着黑袍,生着满头赤发的男子,手握羊脂玉瓶,神色虔诚地立在祭坛一侧。

    屠白震!

    天狱魔庭长老,化灵境后期大修士!

    每当炉鼎内的血液快要被婴孩汲取干净时,黑袍赤发的屠白震就会恭敬上前,将玉瓶中的鲜血倾倒进去。

    这是从武者身上采集炼制的血食,堪比灵丹妙药。

    “圣婴大人,您身上流淌着我们天狱魔庭最为至高的‘灵魔金血’,识海内封印着属于上古魔皇的一道意志本源力量,如今这苍青大陆天地灵气复苏,用不了多久,便会迎来一场空前的黄金大世。”

    “您只需安心修炼,他日自有证道为皇之时!”

    屠白震眼神狂热,面对那炉鼎内的婴孩时,他神色既敬畏又虔诚。

    便在此时,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传来:

    “大周苏奕,前来拜山!”

    轰!

    那座祭坛都被震得晃动起来,盘膝坐在炉鼎血液内的婴孩悄然睁开眸。

    这是怎样一双眸?

    淡漠、猩红、冰冷,深邃若通往地狱的一对大门。

    婴孩原本天真无邪,粉雕玉琢,可这一对眼眸却令他凭生一股诡异慑人的邪恶气息。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屠白震心中一颤,神魂悸动,连忙低下头,颤声道:“圣婴大人息怒!属下这就去宰了那混账!”

    炉鼎内,婴孩起身。

    哗啦

    翻滚的鲜血涌起,在婴孩身上不断交织,最终化作一件赤色道袍。

    当他迈步从炉鼎内走出时,一股恐怖邪恶的气息,也是从他身上弥漫而开,压迫得屠白震呼吸一窒,脸色骇然。

    圣婴大人的力量,都已强大到这等地步了?

    锵!

    婴孩探手,那盛满鲜血的炉鼎轰鸣,倏尔化作一柄血剑,足有四尺长,剑身鲜红淌血,剑身内直似一座炼狱,似有无数冤魂厉鬼在其中嘶鸣尖叫。

    婴孩眉头微皱,似有些不满意,探出一只手,在血剑上一点。

    四尺长的血剑猛地一颤,倏尔化作三寸大小,落入婴孩手中。

    婴孩这才露出满意之色,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声音苍老沙哑。

    这显得极诡异,一个婴孩,身着赤色道袍,掌握血剑,一对眸殷红冰冷,连声音也带着岁月沧桑的气息。

    “不可!”

    屠白震紧张道:“圣婴大人,楚长老曾交代过,这苍青大陆的璀璨大世来临前,请您莫要离开血炼祭坛……”

    “再废话一个字,本座杀了你。”

    圣婴撂下这句话,便迈步虚空,朝远处行去。

    屠白震神色变幻不定,又是惊惧又是焦灼,最终狠狠一跺脚,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