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剑道第一仙 > 第六百一十九章 魔煞掠天

第六百一十九章 魔煞掠天

 热门推荐:
    天色昏沉。

    凛冽的风吹得苏奕青袍猎猎作响。

    他伫足在那通往地下世界的裂开一侧。

    孤零零一个人,却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呜呜呜

    一阵苍茫的号角声忽地在远处响起,令天地间平添肃杀之意。

    一道道天狱魔庭修士的身影,从四面八方而来。

    那巨大裂缝下方的地下世界中,也有一道道气息强横的身影掠出。

    遁光如雨。

    气势汹汹!

    天地间,杀气腾腾,风云色变。

    李长凛等一众武者脸色骤变,从之前那激动狂喜的情绪中清醒下来。

    “大事不妙!这样一来,万一苏帝师不敌,我们……我们可也都会被牵累到……”

    一些武者毛骨悚然,亡魂大冒。

    现实是残酷的。

    在这些武者认知中,如今的苏奕,的确变得很强大。

    可他们更清楚,那天狱魔庭势力是何等恐怖!

    且不提那些辟谷境和元府境存在,仅仅是聚星境护法人物,便有十余位。

    并且,还有屠白震这等化灵境长老坐镇!

    若再加上天狱魔庭在血荼妖山中布设的禁阵力量,以及他们手中掌握的秘宝和底牌。

    那等力量,简直足以让任何人绝望!

    “这一下,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有人心中懊悔之前不该冲动跟来。

    “苏帝师也真是,明明可以偷偷潜入此地,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为何却要主动出声,亮明身份?”

    有人暗暗叫苦不已。

    之前的局势,众人都看在眼底,只要苏奕不声张,根本不会引来这么多天狱魔庭。

    现在倒好,一句话,便让天狱魔庭所有人皆闻讯而来!

    “早知道,就不该来凑这等热闹。”

    有人脸色很难看。

    李长凛敏锐察觉到了身边那些武者神态的变化,心中不禁一阵悲凉。

    一见对自己有利,便为其摇旗呐喊,助壮声威。

    一见对自己不利,便怨怼在心,恨不能立刻划清界限。

    这就是乌合之众。

    上不得台面,派不上用场,见风使舵,趋利避害!

    天地肃杀。

    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天狱魔庭修士,带着滔天的气焰,缓缓形成阵势,杀机盈野。

    那等一幕,让在场武者愈发胆寒。

    唯有苏奕似对这一切视若不见,峻拔的身影立在那,淡然如旧。

    他一向很懒,懒得去这血荼妖山一一搜寻敌人的踪迹。

    这太麻烦。

    故而当抵达这通往地下世界的入口前,他主动发声,为的便是引来这血荼妖山所有敌人,一锅端了。

    毕其功于一役!

    如此,干脆利索,也节省时间。

    那些敌人纷至沓来之后,并未着急动手。

    一是摸不透苏奕底细。

    二是他们认出苏奕手中拎着的柳盈,不敢乱来,在等宗门中的大人物前来主持大局。

    不过,虽不曾动手,这些天狱魔庭的修士,却早已远远地将苏奕的退路封锁,蓄势以待。

    “尔等聚众在此,难道是要造反!?”

    一道大喝在远处响起,如惊雷般滚荡天地间。

    一个身负黑色重甲,手握黑色长矛,身影高大的男子,目光冰冷地看向李长凛等一众武者。

    许多天狱魔庭修士的目光,也都齐齐望过去。

    那恐怖肃杀的威压气息,让得不知多少武者头皮发麻,肝胆欲裂。

    “大人,我等绝无造反之心!”

    “是啊,给我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背叛天狱魔庭,还请大人宽恕,莫要与我等小人物计较。”

    “大人千万别误会!”

    一些武者更是吓得双膝一软,噗通跪倒在地,仓惶求饶。

    “一群没骨气的混账东西!”

    李长凛气得老脸铁青,内心愈发悲凉。

    远处,那些天狱魔庭的修士皆哄笑起来,神色间尽是不屑和鄙夷。

    “待会再跟尔等算账!”

    身负重甲的高大男子冷哼。

    以他的身份,都懒得去收拾那些不堪入眼的武者。

    “完了!”

    那些跪在地上的武者,皆失魂落魄。

    而其他不曾跪下的武者,内心惊惧之余,目光皆下意识看向远处苏奕。

    谁都清楚,这一次他们能不能活,要看苏奕能不能赢!

    “马护法来了!”

    天狱魔庭阵营一阵骚动。

    在他们视野中,一个身影干瘦,满面皱纹的老者,从那巨大裂口内横空掠出,浑身魔气汹汹,威势可怖。

    正是马成空。

    “柳盈……”

    当看到苏奕手中拎着的娇艳女子,马成空那黄褐色的眸也是猛地一缩,明白过来。

    怪不得这姓苏的小东西敢来叫板,这是带着人质来了!

    而接下来的时间中,那地下裂口内,掠出一个又一个天狱魔庭的护法人物。

    场中气氛也是愈来愈压抑和肃杀。

    到最后——

    当屠白震出现时,天狱魔庭强者所有目光,皆齐齐汇聚过去,神色皆变得庄肃起来。

    而李长凛等一众武者皆心神颤栗!

    屠白震身着黑袍,身影高大昂藏,他甫一出现,那属于化灵境大修士的气息,便扩散而开,遮天蔽日。

    远不是在场其他人的气息可比!

    李长凛他们皆是凡俗武者,面对屠白震这等存在,简直和蝼蚁见到了天上神龙没什么区别!

    唯有苏奕的目光,看向屠白震肩膀上。

    一个才尺许高,身着血色道袍的婴孩立在那,一对眸猩红、淡漠、冷酷,天真无邪的面容,透着诡异妖邪的气质。

    当注意到苏奕的目光,婴孩微微一笑,猩红如血的瞳孔中,泛起玩味之色。

    “原来是一只魔婴……”

    苏奕眉头微微一挑。

    魔婴,一种天生为魔的怪胎,继承先天魔血,是真正的魔裔!

    在魔道势力中,要培养一个强大的魔婴,需要在魔婴诞生之后,第一时间抹去其本能意识。

    同时在其识海中封印属于老魔头的“意志力量”。

    老魔头的意志力量越强大,魔婴在大道上崛起的潜能和力量就越恐怖!

    在某种称得上说,魔婴这种活物,从诞生那一刻,就注定会成为某个老魔头的一个“分身”!

    凭借意志力量,利用魔婴的血脉和天赋,从而实现在大道上的惊人蜕变!

    “这小孽障识海所封印意志力量,也不知是何等境界的老魔头所留。”

    苏奕顿感兴趣。

    远处,屠白震凭虚而立,神色淡漠开口:“苏奕,我听楚长老谈起过你,却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来送死。”

    声音冰

    冷,响彻天地间。

    他盯着苏奕手中的柳盈,皱眉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放了柳盈,今日我可以做主,饶你不死!”

    柳盈是天狱魔庭掌门的妹妹,修为虽只有聚星境,可身份却极尊贵。

    这让屠白震也感到很棘手。

    可不等苏奕开口,那伫足在屠白震肩膀上的魔婴就不屑道:

    “一个小贱人的生死而已,何须理会?莫要废话,快去杀了那小家伙!对了,远处那些蝼蚁般的武者,也一个不能放过!”

    他看似年幼,可声音却苍老沙哑,诡异慑人。

    众人皆不寒而栗。

    便是那些天狱魔庭修士也浑身不自在。

    “这……”

    屠白震神色犹豫。

    “没看出来吗,这有着聚星境后期修为的小家伙,之所以敢如此嚣张,就因为那小贱人的命,捏在他手中!”

    魔婴慢条斯理道。

    可就在此时,苏奕忽地抬手一抛,将柳盈丢到了旁边地面上。

    而后,他语气随意道:“我苏某人要杀你们,还不屑用一个女人的命来胁迫。”

    全场错愕。

    “这家伙疯了?”

    天狱魔庭强者皆诧异。

    “苏帝师他……”

    李长凛等一众武者也懵了,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有人质在手,还能让天狱魔庭投鼠忌器,不敢乱来。

    可若丢了人质,那些天狱魔庭修士哪还会像现在这般隐忍?

    屠白震也愣了一下,旋即禁不住大笑道:“楚长老曾言,你苏奕修为虽弱,但却傲骨冲霄,战力逆天,我最初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魔婴饶有兴趣道:“他很厉害?”

    屠白震点头道:“不瞒圣婴大人,按楚长老所言,此子在大夏国的时候,以聚星境修为,便能斩杀这苍青大陆上的化灵境修士,堪称年轻一辈中的逆天奇才!甚至,楚长老都曾在他手中吃过大亏!”

    求助下,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无论是那些天狱魔庭修士,还是李长凛等武者,皆倒吸凉气,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变了。

    原来,苏奕是有备而来!

    “妙!”

    魔婴欣喜抚掌道:“快,去杀了他!我要他的血!”

    苏奕闻言,笑了笑,目光一扫四周,道:“为何不见楚修?”

    他一直在等楚修出现。

    可奇怪的是,这谲诈阴险的家伙,却一直不曾冒头。

    “若你能活下来,我保证告诉你楚长老在哪里。”

    屠白震说到这,大手一挥,“结阵!”

    轰!

    附近区域中,四周的天狱魔庭修士早已蓄势以待,闻言当即行动起来,身上皆有汹汹魔气涌现,冲霄而起。

    眨眼间而已,这些天狱魔庭修士彼此气息交融汇聚,形成一座森严恐怖的战阵。

    魔煞掠天阵!

    天狱魔庭最强大的战阵之一,在战场冲锋陷阵时,一众魔修气脉相同,浑然一体,往往能够发挥出恐怖无边的威能。

    苏奕见此,眼神深处却泛起一丝不屑。

    ——

    ps:两件事。1,这两天的剧情质量下滑,的确是金鱼写作状态出了问题,金鱼心里也很难受,跟童鞋们致歉,最近就会努力调整过来。

    2,昨天出现的赤松真人,的确已死,是个小硬伤,但不影响主线剧情,等把这个情节写完,金鱼会进行修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