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留守

第一百六十四章 留守

 热门推荐:
    思绪一转,蒋白棉正色说道:

    “这有两个问题。

    “一是你们教派的‘迷梦保护者’可能还有两三天才到,中间随时可能发生意外,导致我们防御失效;

    “二是我们不清楚那名‘高等无心者’还有哪些变化,也许他只剩几天的生命,所以才执着地想进入塔尔南,找到南柯观,将至关重要的情报告知同信。”

    周玥听得微微点头,但依旧没有表态。

    蒋白棉继续说道:

    “而且我们也不用太冒险,只是收缩防御圈。

    “就算我们猜测错误,也不会影响后续的处理。”

    周玥终于开口了:

    “你们想怎么做?”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忍不住看了眼商见曜。

    他怀疑组长把商见曜的“推理小丑”学会了!

    竟然这么快就接近说服周观主了!

    商见曜一脸沉重,对龙悦红点了下头,仿佛在说“是,就是这样没错”。

    蒋白棉抓住这个机会,趁热打铁地说出了“旧调小组”的计划:

    “天亮之后,把塔尔南所有人撤到河西,在那里重新布防。

    “现在是冬天,大家只要把重要物资带上,就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损失了,那名‘高等无心者’可不会破坏房屋,践踏农田,损毁器物,而河西有的是维护得不错的空房子。

    “在河东,我们留下两三个观察者,于镜子的保护下,确认那名‘高等无心者’的目标究竟是塔尔南某个地方,还是塔尔南某个人。

    “总之,哪怕验证最终失败,也不会影响塔尔南的安危,依旧可以等到你们教派的‘高等无心者’抵达。”

    她不能肯定那名“高等无心者”就是冲着南柯观来的,万一江筱月还活着,并且就隐藏在塔尔南呢?

    时隔这么多年,她容颜肯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正常是难以认出来的。

    周玥安静听完了这番话语,轻轻颔首道:

    “这得拿到格纳瓦长官的许可。”

    “我们会尝试说服它。”蒋白棉毫不犹豫地回应道。

    “它是我们的朋友。”商见曜补了一句。

    “朋友?”周玥疑惑地重复起这个名词。

    她没有多问,转而说道:

    “我得向总部汇报,看上面是什么意思。”

    “请。”蒋白棉诚恳说道。

    “小心电报内容被扭曲了。”商见曜刻意提醒了一句。

    至于什么情况下电报内容是被扭曲过的,那肯定是“蜃龙教”不支持“旧调小组”的计划。

    周玥闻言,笑了笑:

    “放心,我们教派有验证真假的办法。”

    说完,她转过身体,走入了大厅侧面一扇门。

    “旧调小组”一行四人耐心做起等待。

    “真是的,一点都不礼貌。”过了几分钟,商见曜“抱怨”道,“这种时候,不是应该送上一杯蜂蜜水,给几块小饼干吗?”

    龙悦红下意识吞了口唾液,接着灵光一闪道:

    “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嚯,小红学会反击了……蒋白棉听得一阵好笑。

    她眼角余光发现白晨微不可见地颔了下首,似乎有点欣慰。

    商见曜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也是。”

    他转而说道:

    “我之前用顾知勇这个名字,代表你吃了‘荣耀天平’的炸鸡翅,你回头记得加入他们一下,履行义务。”

    “等等,为什么是我?”龙悦红愕然反问。

    吃炸鸡翅的明明是你!

    商见曜笑着扫了他一眼:

    “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报复心好强,这家伙……龙悦红闭上了嘴巴,不再招惹商见曜。

    又等了几分钟,周玥回到了大殿,对“旧调小组”四人说道:

    “上面表示可以尝试一下。”

    看来“蜃龙教”的“迷梦保护者”们也很想知道那名“高等无心者”会传递什么情报……蒋白棉松了口气,露出笑容道:

    “那我们一起去找格纳瓦长官?”

    在这件事情上,她相当有积极性,因为这很可能牵涉“旧调小组”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也是她的理想之一——弄清楚“无心病”的发病原因和传播机制,将高悬于人类头顶的毁灭之剑摘下来。

    而且,这次说不定还能顺势解决掉那名“高等无心者”带来的隐患,完成格纳瓦的委托,取得和“源脑”通话的资格。

    到时候,在调查旧世界毁灭原因上,“旧调小组”或许能更进一步。

    周玥想了下道:

    “先别急,谁留在河东,承担观察者的职责?”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对面小队高高大大那个年轻人笑着回答道:

    “我。”

    看起来很有自信嘛……周玥下意识反问道:

    “你不怕?”

    商见曜正色点头:

    “他是我的朋友。”

    “啊?”周玥迷糊了,“你们以前认识?”

    “刚成为朋友。”商见曜解释道。

    周玥越听越是茫然,最终放弃了询问,反正“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她斟酌了一下道:

    “我也留下。在南柯观,我有执岁庇佑,有镜子保护,不用担心‘死亡体验’。”

    蒋白棉看了眼自己的左臂:

    “还有我。”

    她旋即对龙悦红、白晨道:

    “你们作为预备队,随时提供支援。”

    这是对龙悦红的安抚性说辞——那名“高等无心者”制造的庞大幻境里,她的理念是“能不动就不动”。

    这等效于周玥的“多做多错,少做少错”。

    …………

    河西,格纳瓦家。

    蒋白棉和周玥配合着将“观察计划”说了一遍,理由还是之前那几个。

    依旧穿着军装的格纳瓦站了起来,来回踱步道:

    “确实,时间拖得越久,越有可能出现意外。

    “但组织这么多人撤到河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中间也有可能发生变故……”

    这位银黑色的智能机器人沉默着走了一阵道:

    “我向‘源脑’汇报一下。”

    说完,它就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格纳瓦张开嘴巴,发出了略带合成感的醇厚男中音:

    “‘源脑’回复可以尝试,但需要我承担一切后果。”

    蒋白棉张了张嘴巴,试图劝说,最终却没有发出声音。

    她看了眼商见曜,发现这位同伴也有类似的表现。

    在这种事情上,还是让格纳瓦自己做决断比较好。

    格纳瓦环顾了一圈,望了眼窗外沐浴着夜色的草坪,沉声说道:

    “你们试一试吧。”

    这一刻,蒋白棉、龙悦红等人竟从这位智能机器人身上感觉到了某种信任。

    商见曜毫不犹豫起身,做出了回应:

    “放心。”

    …………

    经过一夜的休整,第二天清晨,塔尔南本地居民、外来猎人和商队成员们在大量机器人的组织下,带着相应的物资,撤至河西,搬进了分配到的临时住房。

    这件事情一直忙到中午才结束。

    之后,各个防区的负责队伍收缩回来,花费一定的时间重构了防线。

    南柯观门口,周玥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由衷感慨道:

    “和往常相比,现在就像是一场幻觉。”

    之前的塔尔南河东,虽然有不少区域无人居住,空荡寂静,但这边还是很热闹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而现在,落叶随风飘荡,成为了唯一的主角。

    “你怎么知道往常不是幻觉?说不定现在才是真实。”商见曜问了一句。

    周玥皱了下眉头:

    “也是。”

    她旋即纠正起商见曜:

    “都是幻觉,都是迷梦。”

    蒋白棉活动了下左臂道:

    “我们进去等吧。”

    此时,天色已有点黯淡,那名“高等无心者”快要过来了。

    ——白天阳光照耀下,塔尔南有太多的建筑具备镜面效果,所以周玥相信对方会等一个更好的时机,除非没得选。

    进了南柯观,因为没有了那一排排黑色靠背椅,所以蒋白棉、商见曜各找了一个蒲团盘腿坐下。

    “周观主,其实现在这样挺好的,为什么之前要营造幻境,弄一些和这里风格不太符合的布置出来?”蒋白棉笑着望向周玥,随口闲聊起来。

    现在的南柯观只有柱子、神龛、蒲团和三个人,极致的空荡带出了一种神圣感。

    周玥叹了口气道:

    “一方面是练习自己的能力,发掘其中的小技巧,另一方面是,哎,现在很多信徒不是那么虔诚,我得摆摆样子,显得‘蜃龙教’人很多,值得加入。”

    她一副感受颇深的模样。

    商见曜提出了建议:

    “我觉得需要改革的是圣餐,蜂蜜水和小饼干是不错,但只适合当点心……”

    周玥也不见怪,笑着说道:

    “每次‘荣耀天平’在街上弄炸鸡翅,我都想去排队,可又怕被人认出来。”

    “可以戴面具。”蒋白棉抢在商见曜之前说道。

    “不行,这太掩耳盗铃了。”周玥摇了摇头。

    三人闲聊间,天空一点点暗了下去,风也慢慢寒冷了起来。

    蒋白棉、商见曜、周玥不约而同停止了说话,集中起注意力。

    又过了一会儿,天愈发黑,风愈发大,以蒋白棉的胆量,精神也紧绷了不少。

    周玥半仰起身体,微张双臂,望着虚空,自语了一句:

    “蜃龙至高!”

    祈祷完,她看见商见曜望了过来,听到他微笑询问:

    “可以唱歌吗?”

    “可以,但……”周玥话未说完,盘腿而坐的商见曜就轻敲起自己的大腿,哼起了歌谣。

    狂风呜啦,黑夜将至中,蒋白棉耳畔响起了旷达豁然的旋律: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注1)

    注1:《沧海一声笑》,黄霑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