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相助修行

第一百三十五章 相助修行

 热门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这个乐瑶……明显是陷进去了!

      吴妄估摸着,最多只需半个月的功夫,自己这边就会收到季家大婚的请柬。

      幻境里,季兄只坚持瞬息就逛进了花楼,吴妄本来都开始担心这家伙的生命安危了,怎料季兄在幻境中幻想的就是乐瑶。

      他吴妄,愿称之为绝活!

      在季默乐瑶离开后,吴妄仔细问了那几个阵法高手有没有季家之人,或是收季家的好处。

      还好没有。

      不然吴妄非要展露展露殿主大人的威严不可!

      泠小岚说是来给吴妄贺喜,却很自如地在吴妄小楼中住了下来。

      她每日十分勤勉地修行八个时辰,其余四个时辰便与吴妄喝喝茶、聊聊天,或是在仁皇阁中转一转。

      如此过了几日,吴妄问她是否要长住,长住就帮她在仁皇阁要个住处。

      泠小岚是玄女宗的圣女,仁皇阁也不敢怠慢。

      “别误会,我可没有半点要赶你走的意思,”

      吴妄笑道,“只是觉得,你在我那住,多少会有些不便,明日刘阁主就要回来了。”

      说这话时,他们两人正在一处凉亭散步。

      泠小岚背着手、身子前倾,注视着吴妄的表情,小声问:“那是觉得,我有些耽误你时间了吗?”

      “能与好友相伴,对我而言是难得的消遣。”

      吴妄笑道:“只是,明天刘阁主回来,我就没这么多闲散时间到处溜达了。”

      “我自是知晓的,”泠小岚道,“你要跟刘阁主修行锻体之法。”

      “诶?”吴妄明显一怔。

      泠小岚轻笑着,一把玉笛在身后盘旋两周,笑道:“我来仁皇阁,一是来给你贺喜,二是得了我家宗主之命,前来此地辅助你修行。”

      吴妄被她说的一愣:“真的假的?净月师姐让你过来的?”

      “自是真的,我怎会骗你呢?”

      泠小岚得意地仰头,走出凉亭,朝这小路慢慢走着。

      吴妄在后追了上来,此刻已是回过了神。

      “玄女宗的功法还能帮人锻体?”

      “待刘阁主回来,你试试就知,”泠小岚道,“若你是怕旁人说闲话,我今天便在仁皇阁找个住处就是。”

      吴妄笑道:“既是来帮我的,住我那又何妨?

      哪什么闲话不闲话,我是半点不在意的,就我这身体……咳。”

      泠小岚关切地问道:“你身体怎么了?”

      “挺好的,”吴妄做了个扩胸的动作,“应当说,已是好到不能再好。”

      泠小岚眨眨眼,见吴妄不愿多说便没多问,柔声道:“也不知,这次季兄能否真的收心,与那乐瑶道友结成道侣。”

      “应该会,”吴妄笑道,“季兄此前跟我吹嘘过,他有三个原则,其中一条是比他强势的女子,他绝对不会招惹。

      乐瑶可非普通女子,十八岁已快成仙,未来说不定就是人域顶尖高手。

      季兄其实,也是陷进去了。”

      泠小岚赞道:“乐瑶资质确实厉害,若是百年天仙,怕也能得炎帝令。”

      “是啊。”

      吴妄心底轻轻一叹。

      季默都快成家了,林祈那边若是听闻这个消息,说不定就会先一步季默成家。

      也就自己,解决怪病还是遥不可期之事。

      神农前辈和刘阁主都让自己快些提升实力,可若道境升不上去,无法掌握一条大道,在境界上与先天神持平,自己如何破解这般怪病?

      倒也不对。

      吴妄突然有些迷糊,分不清自己破解怪病的办法,是将道境提升到‘自掌大道’的水准,还是实力追平超凡境高手。

      一般而言,境界与实力是划等号的。

      但自己的情况有些特殊,自星神那里‘贷’来的神力,对自身实力有较强的增幅……

      “怎了?”

      泠小岚自一旁凑了过来,歪头看着吴妄,小声问:“看你突然闷闷不乐,可是身体真的有什么隐疾?”

      “我身体正常的很!”

      吴妄笑了笑,随即扯开话题,与泠小岚聊起了玄女宗功法的妙用。

      深夜时分。

      泠小岚去了林素轻隔壁房中修行,吴妄回了二楼静室打坐。

      两颗脑袋自林素轻门口凑了出来,一上一下、一左一右观察了几眼,又慢慢缩了回去。

      自是沐大仙与老阿姨。

      林素轻的房中,漂亮衣裙摆满了桌面、床面,那面铜镜被擦的噌亮,显然是此前有过一场‘大型试衣会’。

      林素轻坐回座椅中,开始整理这些衣物。

      沐大仙抱着胳膊在前方走来走去,忍不住嘀咕:

      “这两个人,果然有问题!”

      “有问题就有问题呗。”

      林素轻笑道:“少爷也长大了,找个道侣很合适呀。

      而且泠仙子是咱们人域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美人,修为高、资质好,好像还是什么天衍圣女。”

      “哼哼!这个天衍圣女就有问题!”

      沐大仙哼了声:

      “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仁皇阁,还天天跟出题哒黏一起!

      素轻你也是,你得支棱起来呀!

      这都攻到家门口了,本阵大将焉有退缩之理!

      哎呀!不准打咱脑袋!”

      林素轻收回敲打天仙脑壳的柔荑,板着俏脸训斥道:

      “莫要乱说,什么本阵、什么大将!

      我受少爷大恩,若非少爷我早已难以活命,所得机缘都是少爷给的,可不敢再有什么心思,照顾好少爷饮食起居已是我仅能做的小事了。

      你说那天衍圣女,到底是不是下一任人皇道侣?”

      “谣传啦!”

      沐大仙跳到桌子边坐着,两条小萝卜腿不断轻晃。

      “根据咱四海阁的密卷,那第七颗星是受强运之人影响才能点亮的!”

      “那玄女宗何不解释清楚?”

      “天衍圣女是靠旁人影响才会诞生这事,不是打玄女宗的脸吗?”

      “也对,”林素轻抱着衣物静静思索,“沐沐你怎么知道这些?”

      “咱冲超凡失败以前,好歹也是四海阁的副殿主哒!”

      沐大仙双手掐腰,得意道:

      “四海阁除了搞修道之财宝,就是负责收集消息的,这点小事怎么瞒得过咱!

      你们都觉得咱笨,咱也就是做题的时候笨,算数这个东西,不会就是不会,咱已经放弃挣扎了!”

      “不会你还神气个什么?”

      林素轻道:“那四海阁和仁皇阁为何不出面,对外解释我家少爷不是下一任人皇……不对,若两阁力保,反而有些欲盖弥彰。”

      沐大仙嘻嘻笑着:“你怎么知道出题哒不会是下一任人皇呐?”

      “不可能的,”林素轻微微摇头,却是欲言又止。

      “嘻嘻,真以为咱不知道出题哒来路?咱可是四海阁阁主的徒弟!

      就算他是熊抱族少主,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任人皇陛下呀。”

      沐大仙扳着手指,细数道:

      “你看,他长得不错,人品也不错,性格差了点,喜欢捉弄人,但也无伤大雅,出的题很难,很招人喜欢,两大势力未来的掌舵人都跟着他厮混。”

      “不是这些,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没来由的,林素轻想到了雪山之巅的小屋,想起了自己初次见那位苍雪大人的情形。

      林素轻笑道:“就是,感觉吧。”

      “奇奇怪怪,”沐大仙脚丫轻晃着,“反正我们四海阁有不少高手,都已经觉得,人皇陛下有可能传位给出题哒。

      这里面事情很多,也很复杂,跟素轻你说了你也不懂,而且出题哒折腾人的手段是真的多。”

      “你们两个。”

      吴妄的嗓音突然从隔壁传来,“说悄悄话时,好歹开个隔音阵法。”

      沐大仙、林素轻面面相觑,前者手忙脚乱撑开结界,林素轻心虚地咬了下舌尖,低头好一阵忙碌。

      隔壁静室,吴妄双手抱元归一,身周环绕着点点星辰。

      下一任人皇?

      吴妄内视自身,瞧着那不断跳动的火焰,体会着那持续散发的火道感悟。

      炎帝令是一把钥匙。

      昔日人皇自众神手中夺走火之大道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火之大道禁锢在了人域。

      想要取得火之大道,炎帝令必须蜕变三次,也就是必须打开三道门户,才能见到真正的火之大道。

      这是人域的支柱,也是天宫的终极目标。

      此时,吴妄自己的炎帝令经过了两次蜕变,凭借这些感悟,自己能一路修行到真仙境,所需付出的就是数十年的枯坐罢了。

      老前辈到底怎么想的?

      如果有心培养他做继承人,最少也该给点明示吧,不明示他怎么开口拒绝?

      老前辈点化炎帝令第二次蜕变,真的只是想让他凭借炎帝令快速提升道境,填补实力短板?

      凭吴妄对神农前辈的了解……是不太信的。

      ‘老前辈此刻也没能做出决定吧。’

      老纠结了。

      ……

      一夜细雨润无声,天明时,总阁各处都是湿漉漉的。

      吴妄还没来得及打一套太极拳,就被匆匆赶回来的刘阁主拽去了地下练功场。

      毫无意外的是,泠小岚已在此地等候。

      泠小岚对吴妄眨眨眼,似是在说:‘瞧,我昨日没骗你吧。’

      吴妄拱手对她打了个招呼,看刘百仞面色有些凝重,开口问:“刘阁主这是怎么了?”

      “被陛下骂了。”

      刘百仞鼻子都红了,嚷道:

      “陛下怪我把你推到风口浪尖上了!你搞穷奇搞了这么大功劳,本座把功劳都揽下来,那还是人吗?

      本座告诉大家是你算计的,这不合情理吗?藏着掖着不正是怕了众神?”

      吴妄:……

      岳父大人干得漂亮。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马上又要挨揍。

      “阁主不必太过介怀。”

      吴妄笑道:“仁皇阁总阁不算仙兵,少说也有数万文吏,算上仙兵更是数目惊人,又非此前那些圆顶驻兵有军纪约束,消息不可能瞒得住。

      他们传就是了,我出行时,阁内多给几个高手护着就是。”

      “本座给你拨两个超凡境的护卫,你出门就让他们跟着。”

      刘百仞哼了声,又道:

      “风冶子还敢来找本座借人,他派的起两个超凡吗?

      还把四海阁的小煞星放你身边,摆明了没安好心!”

      吴妄道:“沐大仙也挺可爱的。”

      刘百仞笑道:“你倒是两边都不得罪。”

      “毕竟我只是一家中等规模魔宗的宗主,”吴妄做了个请的手势,“阁主来吧,这段时间我捉摸了不少招式。”

      “瞎捉摸,这里有成熟的斗法套路,拿去用就是了。”

      刘百仞刚想解开宽袍,瞧了眼角落飘着的泠小岚,只能老老实实停下动作。

      吴妄却是毫无顾忌,随手将长袍扯走,只穿着那特制的长裤,一身精壮的肌肉蕴着点点星光。

      泠小岚的脸蛋瞬间通红,又强行镇定,握住玉笛,关切地看着两人的对决。

      两声低吼,吴妄和刘百仞身形对冲,各自举起的拳头卷起层层灵气……

      片刻后,吴妄第一次倒下,躺在地上一阵喘息。

      休息了大概片刻,他跳起来,与刘百仞一同打坐。

      刘百仞在地上写写画画,指点着吴妄如何运用力道,指出吴妄刚才失误之处,并传授吴妄一些对战招式。

      待吴妄气力恢复了上来,刘百仞与他继续切磋,很快又将吴妄拍在地上。

      如此重复了六次,吴妄浑身已沁出血汗,喘气都有些赶不上趟,长发披散、面露痛苦之色。

      一缕笛声钻入吴妄耳中,其声婉转低回,吴妄心底仿佛浮现出了小桥流水般的画卷。

      灵气化作甘润的泉水,在滋润着吴妄浑身各处。

      痛苦之感迅速消散,吴妄仿佛躺在白云上,在蓝天白云间漫无目地飘着。

      一曲奏罢。

      吴妄直直地坐起身来,深吸了口气,“前辈再来一次!”

      “再来你就伤本源了,回去修行吧。”

      刘百仞对吴妄挤眉弄眼,笑道:“记得谢谢泠圣女,这曲子,寻常人可听不到,体修者梦寐以求啊。

      你俩自己回吧,本座去处理阁内的事务了。”

      言罢,刘百仞身形唰的一声消失不见,走的那叫一个迅速。

      泠仙子微微欠身,脚尖轻点,身形飘到吴妄身旁。

      “用我扶你回去吗?”

      “不用。”

      吴妄摆摆手,才发现自己体内并未生新力,但此前感觉到的‘自身极限’,被敲开了些许裂缝。

      玄女宗的女弟子受欢迎,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长长的甬道中,吴妄一瘸一拐地向上爬着,泠小岚在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以防吴妄撑不住摔倒时,能立刻出手搀扶。

      她问:“之前都是这般锻体的吗?”

      吴妄笑道:“最近才开始,隔一日接受一次阁主大人的亲自指点,然后回去泡个药浴,我估摸着,这么训半年,我能直面天仙毒打而不会喊半声疼痛。”

      “哈……”

      泠小岚被逗得笑出声,又连忙抿住嘴唇,目中满是亮光,道一声:“我可不是取笑你。”

      “变强嘛,有啥可丢人的。”

      吴妄挑了挑眉,扶着墙壁喘了几口气。

      泠小岚向前想要搀扶,却被吴妄手势拒绝。

      “那个,我们北野的规矩,男女不能随意接触,我自己走就是。”

      “嗯,”泠小岚答应着,身形飘在吴妄身后,又问,“我听人说,北野不都是较为豪放吗?女子只需敲晕了男子,就能扛回帐篷。”

      “那是上古的事了,”吴妄道,“现如今那也只是一个仪式,类似于人域的拜堂。”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了甬道尽头,吴妄在墙上摁了几下,前方传来机括声响,那书橱连同其后刻画着阵法烙印的巨石一同挪开。

      吴妄问:“仙子会在此地待多久?”

      “宗主没说让我何时回去,”泠小岚道,“若是能帮上你修行,也不耽误我自身修行,在这里长住也是无妨的。”

      吴妄拱拱手:“那就有劳仙子了。”

      “总算能还你少许恩情。”

      两人相视而笑,吴妄拉开木门迈步而出,浑身大汗淋漓,衣袍也只是胡乱披着。

      泠小岚从后紧跟着迈步而出,时刻准备扶住要倒下的吴妄,那浅白色仙裙映着少许日光,窈窕身段彰显无疑,一眼看去竟是那般醉人。

      不远处排着整齐队列的仙兵,此刻都愣了。

      “嘶,我怎么突然双目失明……”

      “糟了,这是中毒了。”

      “哎呀,哎呀,我什么都没看见。”

      十六名仙兵将长枪当成了导盲杖,各自翻着白眼赶向远处, w 队形始终不散。

      ……

      人域某处阴暗角落,存于地下的大殿中。

      几道身着黑袍的老人颤巍巍地跪在地上,对前方那戴着斗笠的陌生女子深深叩拜。

      “拜见父亲!”

      “嗯,”那女修淡然应着,“即日起,你们第四总殿由本座直接调度,本座会让你们迅速壮大,只要本座此行顺利,自会让尔等血脉晋升。”

      那几个老人连连叩首,表情自是难掩的激动。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新章节地址:ttp: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文阅读地址:ttp: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地址:ttp: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手机阅读:ttp: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38章 相助修行)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